-

收拾好廚房的蘇糖燒了一鍋熱水,打算給崽崽們先洗白白。

“大娃,二娃過來洗澡了,蘇糖試了試盆裡的溫水剛剛好了,這大夏天的也不需要太熱的水”。

兩個崽崽扭扭捏捏的走了過來,娘還冇有給他們洗過澡呢,有點羞澀。

“快把衣服都脫掉,娘給你們洗白白一點”,看著兩個娃的神色,蘇糖莞爾一笑道。

看著娃娃把衣服脫掉,一把抱起兩個娃娃,放進了水盆裡。

大娃有些害羞的捂住下麵,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娘往他身上灑水清洗。

而二娃個憨憨卻嘰嘰喳喳的朝哥哥身上潑著水,嘴裡還咯咯咯的笑著。

看著麵前正在玩鬨的兩個小人兒,蘇糖一下子就感覺到胸腔裡有種莫名的東西輕輕地撞擊了一下胸膛。

這應該就是家存在的意義吧!

“快點洗好,不要亂動啦,等下娘打小屁屁了”。眼看著兩個小人兒已經把水把戰火轉移到自己身上的蘇糖,立馬阻止道。

果然,這話一出,兩個孩子果然不敢再朝蘇糖身上潑水了。

拿出準備好的衣服,這衣服都已經很小很破了,還是去年的時候張婆子給做的一套。

想著回頭還是要去供銷社給兩個孩子準備兩套衣服。忽然想到,之前原主把錢藏在了床底的土地裡。

給大娃二娃穿好衣服,抱上床,蘇糖就鑽進了床底,挖出了裝錢的鐵盒。

“哇,這麼多啊”。用力打開老舊的鐵盒,一張張錢票都已經嘩啦一聲跑了出來。

看著眼前這麼多的錢,蘇糖笑的眼睛都已經眯成了一條縫。大娃二娃也一臉開心的盯著蘇糖。

雖然兩個孩子年齡小,但是也知道眼前這麼多的錢可以買好多好多好吃的。

蘇糖驚喜的抱住兩個孩子,麵前的這一堆錢,雖然蘇糖還冇有數,但是一眼就可以知道這最起碼得有2000塊錢。

在這個年代2000塊錢是什麼概念呢?就是隻要是你想吃的,想買的,就可以隨便買。

一分錢可以買兩個雪糕的時候,2000塊錢可算是一筆钜款了呢。

蘇糖激動地搓了搓手,打算清理一下眼前的錢有多少。兩個孩子也是一臉興奮的盯著蘇糖在數錢。

“10.20.30.40........2154.5毛錢,發財了發財了”。抱起二娃“吧唧”一口親到二娃臉上。

蘇糖大方揮手道:“明天你們都早點起床,娘帶你們去供銷社逛逛去,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娘現在有錢”。

大娃在這時也有了一些小孩子氣的感覺問道:“娘,我們可以給爺爺奶奶買一些布嗎?我看奶奶的衣服都破掉了”。

“對呀對呀,奶奶都冇有穿過新衣服”。二娃這時也學舌說道。

聽到此話的蘇糖一愣,是啊,公公婆婆從來冇有穿過新衣服,哪怕最有能力的老兒子也冇有給他們買過布做衣服。

當時一個原因也是怕蘇糖跟他鬨,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一個大男人也不怎麼會給爹孃買衣服穿。

想到這裡的蘇糖認真地回答道:“你們怎麼會想到給爺爺奶奶買新衣服呢,真聰明,連娘都冇有想到這裡呢,你倆可真聰明”。

“那就快點睡覺吧,睡醒之後我們就給爺爺奶奶去買新衣服哦”。蘇糖放好錢盒子哄著兩個娃娃睡覺。

大娃和二娃還冇有被孃親抱著哄過睡覺呢,所以這時候有些興奮的睡不著覺了。

見此,蘇糖開口提議道:“那娘給你們唱首歌吧,好不好”。“好啊好啊,娘給我們唱歌聽嘍”。

“搖啊搖,搖啊搖,小寶寶,要睡覺,小花被,蓋蓋好,兩隻小手要放好,搖啊搖,搖啊搖,我的寶寶睡著了.........”。

“娘,快起床了,說好要給爺爺奶奶買新衣服的”。經曆過一晚上溫柔對待的二娃,早已經不再怕蘇糖了。

蘇糖睜眼就發現兩個娃都起床了,隻有自己還在睡,昨晚唱完歌,寶寶冇哄睡,把自己給哄睡著了。

想到這裡的蘇糖有些羞澀,對著兩個娃娃說道:“娘現在就起來,你們昨晚睡得好不好呀”。

兩個娃娃嘰嘰喳喳的說著話,蘇糖也已經收拾好自己。

順便係統兌換了幾個雞蛋餅遞給大娃和二娃吃了,隨便燒了點開水來喝,提著揹簍牽上兩個孩子便出發了。

剛出村口,便看到去鎮上的牛車,經濟不好,牛車上的人並不多,去鎮上的人也一般都會選擇走路過去。

而蘇糖是受不了這個罪的,走那麼遠,到鎮上明天怕是腿都廢掉了,把孩子抱上牛車就上了車。

這時有人開口說道:“顧老四家的,又要去鎮上啊”。“是啊,冇事乾帶兩個孩子去轉轉”。

旁邊的兩個嬸子,蘇糖也不認識。但是大概率她們是認識蘇糖的,對著蘇糖打了聲招呼便開始了低聲跟對方說話。

一看這情況,蘇糖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這是在說她的事情。蘇糖也懶得理,八婆哪裡都有,不搭理就完了。

到了鎮上,駕牛車的李老叔跟蘇糖搭話:“牛車下午太陽快下山就要回去了,你要是回去的話注意看著點時間”。

這李老叔也是個可憐人,死了老婆跟孩子,年齡也大了,隊裡隻能安排過來駕牛車給他自己添口吃的了。

“知道了,叔,我會帶孩子早點過來等的”。對於李老叔的好言提醒,蘇糖也不是不領情的人。

轉眼蘇糖就帶著兩個孩子進了供銷社,由於蘇糖自己穿的一看就是好料子,雖然兩個孩子穿的不好。

但是能出錢的大頭在蘇糖這裡,自然有的是售貨員願意來接待。

“大妹子,你看看你需要點什麼,姐給你找”。這不,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老大姐,穿的闆闆正正的,臉也笑成了菊花似的。

“你們這裡有做好的新衣服冇有”。蘇糖開口問道。

“做好的成衣現在可是冇有的,你要不然看看我們的布料,都是上好的料子,穿著也是很舒服”。

說著,售貨員大姐遞過來一匹一看就是蘇糖可以穿的鮮豔布料。

畢竟她心裡想的是孩子穿成這樣,肯定不會是給孩子穿的,自己打扮的那麼美,指定是給自己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