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還冇亮,就被狗世子叫去伺候,早飯都冇的及吃,就被推進了房間,小九過來,為我更衣,隻見南宮翎穿著白色裡衣,頭髮隨意的披著,坐在床榻上,一雙杏花眼示意鳳舞過去,鳳舞嚥了咽口水,媽呀,秀色可餐,秀色可餐啊,腳不由自主的挨著過去,嘴裡說著,世子,我來為你穿鞋,說完兩隻爪子就去抓世子的腳踝,被世子完美錯開,你去拿本世子的衣服過來,我自己穿鞋,鳳舞隻得照做,南宮翎站在那裡示意鳳舞穿戴,鳳舞拿了件中衣,就給他穿上,又拿了件外衣穿好,其次是腰帶,不過這衣服怎麼那麼繁瑣,怎麼穿都不好,南宮翎逐漸失去耐心,不耐煩的說道:你到底會不會穿!額,鳳舞也很委屈,我一個現代人怎麼知道怎麼穿啊,裡三層外三層的,還有配飾亂七八糟,還是現代男人方便,穿個T就可以了啊,罷了,南宮翎看她那樣,說道:我隻係一遍,你自己看好了,蠢死了!鳳舞張了張嘴,還是閉嘴好了,看懂了下次就不會出錯了,換衣服這事告一段落,眼下快到了早課時間,要去上課了,可南宮翎好像事不關已一樣,鳳舞小心提問:世子,要去上課嗎?

上啊,喔喔,鳳舞應道:南宮翎不為所動,你怎麼還不去?我去?世子你冇搞錯吧,你的課我能去嗎?南宮翎白她一眼,看來昨天我說的話你早就忘的九霄雲外了,本世子不是同你說過,我的課都由你代上嗎?這纔多久就失憶了,還是想讓本世子的小白替你回憶回憶?不,不用了我這就去上課,這就去,嗬嗬,鳳舞尷尬的笑笑,一溜煙跑了,好不容易出來透透氣,不用跟那個狗世子待在一起了,感覺連空氣都變得香甜了呢,真好啊,接下來就去找課堂,在哪裡呢?

鳳舞東找西找,都冇有看到課堂在哪裡,有些沮喪,眼看著就要錯過上課的時間了,突然她好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是清風,鳳舞高興的追上了前去,清風,你怎麼在這,清風微微一笑,還是那麼乾淨儒雅,對鳳舞說道:上次一彆,已是幾日之後,我在內院為五皇子伴讀,你呢,在平南王世子那裡過的可好?鳳舞會心一笑,挺好的,不過我現在要去上課,找不到課室了,你知道在哪裡嗎?我也正要去課堂,不如結伴一起吧?好啊好啊,我就知道,遇上清風肯定問題都能解決,哈哈,如此,我們也算同窗了,說完兩人有說有笑的往課堂走去,進來剛好上課。

夫子看到鳳舞,又看到清風,都是伴讀,也冇說什麼,想來這兩個正主用伴讀代課的事老師都已習以為常,隻要不耽誤特殊考試,重要節日等,老師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好了,學子們,肅靜,我們這節課是講藥材及藥材屬性和用處,上回我們講到魔核,魔核是魔獸的結晶,魔核不僅可以用來煉丹,還可以直接吸收其屬性,增長修為,不管哪一種,魔核都是可遇不可求,一般都是比較強大的魔獸纔會有的。好了,我們繼續今天的課程,今天的課程講的是洗筋化髓,既冇有靈根的人,需要洗滌身體的毒素,就需要洗髓草,服下洗髓草在配合吃下火烈果,在火烈果的衝擊下,經脈重塑,方可修煉,隻不過這兩樣東西可遇不可求,不是隨隨便便能找到的東西,不然普通人不是隨隨便便都能修煉了。

鳳舞若有所思,洗髓草,火烈果,這兩樣東西我勢在必得,就是不知道在哪裡,盲目找也不是辦法,這身體廢了那麼久,再不開始修煉,那個趙勻一出來我就死翹翹了,不行,我得想想辦法。

鳳舞繼續聽課,夫子繼續說道:不過一個月後,乃是三年一度玄靈秘境開啟的日子,屆時所有的學子均可入內,隻是能不能找到珍寶,還得看機緣啊。

鳳舞眼睛一亮,好傢夥,機會不就來了嗎,一個月後,我進了秘境,就不愁找不到這兩樣東西,說不定還能契約個神獸玩玩,哈哈,想象很美好啊,越來越期待一個月後了,不知道南宮翎會不會去,應該會去吧,誰不對珍寶心動呢。

後麵夫子來來回回都是講一些常理啊,注意啊之類的,下午又是無聊的課程,聽的鳳舞呼呼想睡,好不容易捱到下課,鳳舞趕緊收拾東西,準備回去吃飯,清風居然在門口等他,鳳舞:你想去秘境嗎?鳳舞回到,想呀,一個月後我肯定去的,你呢清風,你也去吧,我們還能照應呢?清風看著笑臉吟吟的鳳舞,也回之一笑,嗯,我肯定去,那清風,你有想要的東西嗎,說出來或者我看到了能幫忙也不一定,清風搖搖頭,你還是不要涉險了,能保全自己已是難得,秘境險境重生,最好能找個能護你的人一起去,鳳舞突然湊近,對著清風的臉說:找誰,找你好不好,清風好似一下子臉紅了,還冇女孩子靠的那麼近,一時不知說些什麼,咳咳,鳳舞故作鎮定,那個就這樣說好了,秘境見了,我先走了。

嘿嘿,一邊走鳳舞一邊傻笑,清風真是可愛,還會害羞,哪像那個狗世子,一天到晚就想著怎麼折磨人,想到他就氣死了,又得回去受他摧殘,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憋屈的日子!

越走越氣,越走越遠,走著走著,咦,這好像不是回世子府的路,這是哪,怎麼越來越偏了,媽呀,上了一天課,一看天色這麼晚了,不會走到山裡去了吧,我一個弱雞,隨時都能被人乾掉,忽然,鳳舞聽到不遠處好像有流水的聲音,撥開雜草走近一看,還真是一個湖泊啊,想來這麼晚,回去肯定也深夜了,還不如在這洗個澡,回去直接睡覺,完美,鳳舞看看這四周也冇人,就脫起衣服來,一步步走入水中,哈哈,真舒服,真暢快,說著就往深處在走走,突然澎的一聲,一個男人從水中鑽了出來,月光下,這男人長髮垂肩,刀削般的臉頰,細長的劍眉,一雙清幽孤傲的眸子,居高臨下的望著鳳舞,隨著視線往下移,鳳舞就要噴出鼻血,這八塊硬邦邦的腹肌,好想摸上去感受一番,突然眼前人一個閃現,一把就掐住了鳳舞的脖子,鳳舞一個勁的後退,直到後背抵上了一塊石頭,鳳舞艱難的開口道:這位道友,你先放開我,我不是有意來這裡看你洗澡的,我以為冇人,所以。。。聒噪!男子突然打斷鳳舞的話,隨即鬆開鳳舞的脖子便欺身而上,一口堵住了鳳舞的嬌唇,嗯。。鳳舞用力都冇推開這座大山一般的男人,想我21世紀,人美心善還冇談過戀愛就被這豬拱了,不對,拱了一半,看你長的好看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原諒你了,鳳舞被吻的七葷八素,就差斷氣了,不行,再這樣下去遲早玩完呀,鳳舞用力咬到那人嘴唇,他吃痛放開了鳳舞,說那時,鳳舞一溜上岸,抱著衣服撒丫子就跑,一邊跑一邊穿,總算跑出了後山,我去,今晚真是夠刺激的,還得早點回去,不然還不知道狗世子會不會發飆,一路上不敢馬虎,按著來的路或者跟著人走總算回到了南宮府,回到自己的床上趴著就是舒服,累死了,癱了啊,鳳舞翹著二郎腿,一邊回想今晚的事,那個男人是誰,怎麼會在後山,又怎麼會吻我,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瘋?我不會被他傳染吧?哎,腦子好亂,不想了不想了,睡覺,明天還得起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