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所有人目光都看向自己,等待自己的回答,葉帆卻笑了笑。

神眼的事兒,是他最大的秘密,所以斷然不會告知彆人的。

“這是秘密,若是眾位不信,大可拿過來儀器進行驗證,倘若葉某說錯了,那麼這一場便算作我輸。”

葉帆信心滿滿。、

此時的柳飄絮,緊緊地盯著葉帆,雙眸中帶著神彩,這個男人認真的時候,真的讓她怦然心動。

而那分自信,更是讓他感到安全,似乎隻要有他,任何事都能夠解決。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自然就是馮大少了,對於這瓷瓶的一切,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此時聽到葉帆竟然說出了內部的情況,他整個人臉色深深地沉了下來。

同時,在馮肖心中同樣震驚,這葉帆到底是怎麼知道的?難不成是自己家族內部出了叛徒不成嗎?

若不是有知情者將這訊息告訴葉帆,他怎麼可能知道呢?

雷老漠然點了點頭,既然葉帆不想說,他自然不會強迫葉帆,不過驗證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畢竟,這裡這麼多人呢,若是不進行驗證,他便無法宣佈比試結果。

很快,幾個工作人員便送來了專業的儀器。

雷老親自操控,在所有人的見證下,將瓷瓶內部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

果然,就在那瓶頸內部,豎著寫著兩個大字,龍泉!

當看到這兩個清晰可見的大字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葉帆說的竟然是真的,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見過實力強的,可卻從冇見過實力這麼強悍的。

葉帆,他早就已經脫離了人們對鑒寶師的理解,他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一個自己從未觸碰過的高度。

驗證了葉帆的話後,雷老擺了擺手,示意葉帆刻意繼續了。

葉帆點頭,而後繼續開口:“在這成化瓷瓶外表,鑲嵌了十幾顆珍珠,這些珍珠品質極佳,圓潤,水頭很不錯,而且還用著養顏的效果,乃不可多得的寶貝,至於其他物件,乃是錯金銀的。”

在這裡,葉帆再度提出了一個新鮮的詞彙,錯金銀。

所謂錯金銀,便是金子和銀子以不同的比例融合到一起,形成一種特有的金屬。

因為兩種金屬的熔點不同,密度不同,想要將他們融入到一塊十分困難。

可眼前這件瓷瓶的裝飾卻用了大量的錯金銀,可見手藝著實了得。

能夠被葉帆如此誇讚,足可見這件瓷瓶的工藝冇的說了。

要知道,葉帆兩世為人,見過的好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數不勝數。

所以,他很少評價什麼人,那怕是那些有名的大師,葉帆也不會輕易讚揚。

但今天卻不惜溢美之詞,足可見這物件製作的多麼考究了。

將瓷瓶的資訊詳細解釋了一遍後,葉帆這才做最後的總結性發言。

“這件錯金銀嵌珍珠敞口瓷瓶,應該是明中期,成化年間的物件,而外麵的錯金銀,則是清代中期的,從製造工藝來看,這是皇宮中的東西,所以價值不菲。”

說完之後,葉帆歎了口氣,而後緩緩抬起頭,目光緊緊地盯著馮肖。

他已經鑒定完畢,而且冇有絲毫錯漏,眼下,就看馮肖還有什麼話可說了。

雷老的目光同樣看向馮肖。

同時心中不住的感歎,什麼叫實力?這就叫實力啊。

不管你多麼囂張,我隻要用實力來打你的臉,讓你最後啞口無言,隻能乖乖地閉嘴。

葉帆做到了,成功的讓在場的所有人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饒是雷老從事古玩行業這麼多年,也從未見過這般震撼的場麵。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有人忍不住煎熬,碰了碰馮肖。

“馮大少,葉帆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這物件是您帶過來的,在場的人中,隻有您最有話語權了。”

他早已經投注了,自然希望馮肖勝出。

所以,此時纔會如此迫不及待的詢問馮肖。

但馮肖卻是緊緊的咬著牙。

他不想承認葉帆是對的,可在鐵一般的事實麵前,容不得他狡辯,隻能點了點頭。

轟~

場麵徹底失控了,眾人皆都開始議論紛紛。

這才第一場比試,馮肖這般就已經完敗了,接下來的兩場,他決不允許再有任何閃失。

見馮肖點頭,承認了葉帆的鑒定結果。

雷老臉上終於久經風雨見日出了。

微微一笑,而後站在台中央,看著下麵眾人大聲說道。

“第一場比試,葉帆先下一城,獲得了最終的勝利,請我們以最熱情的掌聲恭賀葉帆。”

下麵傳來了急聲稀稀拉拉的掌聲,而且這還不是給葉帆的,而是給雷老麵子。

對此,葉帆早就已經想過了,畢竟,這裡不是他的地盤,對江南的這些古玩同行更是充滿了敵意,他們不站在自己這邊很正常。

若是換做是自己,恐怕也不會站在外來戶這邊。

或許,這裡有人與馮肖存在著間隙,但眼下,大敵當前,是他共同對敵的時候,不分你我。

但對此,月費按絲毫不在意。

雷老有些難為情的看了一眼葉帆,表情中滿是無奈。

不過,好在葉帆似乎並不在乎這些外在的東西。

雷老這才稍微放了些心,而後便再度宣佈。

“接下來,第二輪比試正是開始,這一次,由葉帆先行鑒定,”

第一件物件是鄭老先鑒定的,這一次輪到葉帆,也在情理之中。

有了第一次的教訓,這一次,鄭老再也不敢耍小心眼了,而是示意馮家的人上來,撤去機關,打開箱子。

早有馮家下人上台,將機關取下,盒子打開。

這一次,盒子中的物件不是金銀瓷器,而是一件木質的梳妝盒。

看到這木質梳妝盒的瞬間,所有人都怔住了,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要知道,梳妝盒這種東西,在古代並非什麼珍貴的物件。

後世流傳下來的也很多,並不稀奇,以馮家這般大家族的底蘊,竟然拿出這樣品質的物件,著實太過於小家子氣了一些。

不過,馮肖此時卻是冷哼了一聲,眸中滿是自信。

這件梳妝盒可不簡單,之所以選取這物件,乃是因為這物件在馮家眾多收藏品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