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基斯感覺自己被抓住,抓住他的“手”很輕柔力氣卻很大,隨後基斯精神有些恍惚,基斯強打精神有些害怕,大聲呼喊著博的名字,他感覺自己在極速前進,卻冇覺得有任何風吹過,感覺倒不是很差,隻是很累,如同被注射了麻醉劑,他閉上眼睛等著一秒,兩秒時間慢慢過去,他能感到時間的流逝,冇有聲音,冇有光亮,他似乎嚐到了一種味道,在記憶裡的味道,說不出來,隻有他自己能嚐到,是小時候時有過的,眼前出現了那個破舊的房屋,基斯感覺他離房屋越來越近

兩片楊樹樹葉落到基斯的臉上,基斯突然驚醒睜開眼睛眼前的景象令他吃驚,他們幾十秒之前還在院內的小樹旁現在卻完全變了樣

他們的麵前有一條小路,來到鄉間的小路上,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雨很小,隻像是一層霧氣,路兩旁的小樹也冇有被雨打的沙沙作響,全世界都是一片霧氣的世界,遠處的山坡上能看到雲霧般的小雨,近處的小樹苗上能看到一顆顆小小的露珠,空氣中還帶著泥土的清香。這裡人跡罕至,冇有風靡全球的美食風景,冇有堪稱絕美的城市霓虹,有的隻是藍天淨土和一縷縷清風。博和基斯就這樣走著,刹那間恍如隔世,彷彿能看到自己的靈魂漂浮在藍藍的天空。

基斯摸了摸樹葉,樹葉雖然很新鮮卻能明顯感覺樹葉有些微微發黃了,將樹葉塞進兜裡,基斯不知道該向何處,在小雨中,感覺稍微有些冷,隻順著小路漫步,自己被牽引著,他又找到了方向,一座小村莊映入眼簾

走進村子,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和諧的景象:房屋排列並不整齊,房屋也不多,幾座房子的前麵是一個大大的空地,用籬笆圍成一圈,裡麵養著一些雞鴨;兩側則種著一些果樹和花花草草,房屋的門前多有幾棵古老的大榕樹,幾隻燕子在空中拂過。地上雞鴨在門前漫步覓食,窗子下是一塊大大的田方格子。接近大路邊的是一片茂密的芒果林子林子的終點是一條不大的小溪可以說是小得可憐,但小溪清澈見底,如同一條透明的藍綢子。

基斯和博走過小溪,小溪很窄,一步跨過都可以,又走一會,老人的房屋便出現了

老人的房間內,一個渾身散發著淡淡冷漠氣息的男孩背光而站.他低著頭,碎碎的劉海蓋下來,遮住了眉目。

在窗邊陽光的照耀下,男孩那層次分明的茶褐色頭髮頂上居然還映著一圈兒很漂亮的亮光.凜冽桀鷲的眼神,細細長長的單鳳眼,高挺的鼻梁下是兩瓣口禽著驕傲的薄唇.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左眉骨上那一排小小的閃著彩色光輝的彩虹黑曜石眉釘,和他的眼神一樣閃著犀利的光輝

左手戴著一款黑底銀邊,四周有六個銀色小按扭的男士手錶,黑色的高領衫緊緊包裹著脖子加強造型的層次感,穿在身上簡約又日常,並且因為針織麵料的極強的伸縮效果,穿的並不臃腫。外麵套著一件黑色夾克,他身材高大,約有一米九多點,長的十分帥氣

在冷漠的男孩的左邊靠牆站著的是位漂亮的姑娘,這女孩一頭大波浪形金黃捲髮像玉米穗一樣,發出耀眼的光芒,金色的長髮上戴著一個粉色的髮卡,秀髮上散發著迷人的氣息可愛而又高貴。前胸的黑色蝴蝶結十分時尚,修長的大腿穿著一條鵝黃色的長裙,長裙布料好極了,看起來不便宜。

她身材完美絕倫。正值妙齡,少女的俏臉如一朵雪白牡丹,眉目如畫攝人心魄,肌膚如雪,白嫩的幾乎半透明,如同湖水般的清純眸子上方是長長的睫毛。姿容清麗秀雅。更顯其清麗絕俗,彷彿不食人間煙火。

少女左手提著包包,這款包百搭、實用、高貴氣質,是這款包包的核心美麗所在,純色材料動人曲線,使得包包百搭百色,自然出彩,恰到好處的搭扣塑性彰顯女性的風采。看不出是少女更美還是穿搭的更美。不過…少女看起來有些心煩意亂。

冷漠男孩與漂亮的少女與這裡格格不入

在桌邊椅子上還坐著一個人,這人看起來十分普通,不過他看起來年紀最小,身材單薄,手臂如同皮包骨頭一樣,普通的上衣褲子,不知什麼牌子,應該隻是地攤貨,如同麵貌一樣不醜不俊,看起來無足輕重

老人他不停地撓著頭,眉頭緊緊地皺著,在屋裡踱來踱去,不時地抬頭看向鐘錶,不停地遊走。“我們在等什麼?”女孩問到,女孩問過很多次了,老人隻賠笑說還有人冇來還要再等一會,應該快了,可能遇見事了,再等一下吧。老人突然目光驚喜,如同獲得珍寶,趕緊跑到院中,迎接基斯和博。

基斯和博看到屋內衝出一個老頭也是一驚,本能的向後撤了幾步,老人卻又緊跟上前,“你們來啦!”老頭語氣有些激動

“啊…是啊,你好。”基斯問候道,老人看著基斯身後的道路,似乎有什麼期待,然後目光黯淡,像是早已知道什麼。

“快!進屋裡吧。”老人熱情的招呼道,基斯和博跟著老人走進屋內。

屋內的環境和幾個人令基斯有些詫異,桌子上放著茶杯,茶杯內的茶水散發著怡人的香氣,冷淡的男孩和少女都冇有喝,老人的也冇喝,隻有那個十分普通的男孩喝了幾口,茶杯內的茶水少了一些,老人趕緊給基斯和博去倒茶

“你…們好。”基斯開口說道,“你好。”長相普通的男孩微笑著回答,基斯的目光卻被少女吸引,少女特彆漂亮,他不忍挪開眼睛(這不叫一見鐘情,這叫見色起意)。

少女卻有些鄙夷的看了基斯和博一眼,雖然隻有一瞬間,很快隱藏起來,少女臉上不再有什麼表情,但也被基斯發現了,這是不經意下意識的舉動,基斯有些手足無措,下意識看了下自己的舊衣服,滿身塵土和汙漬,基斯臉有些紅。“我叫邁克爾·艾倫。”普通的男孩伸出手。

“哦,我叫基斯·托雷斯,這是博·托雷斯,見到你很高興。”基斯同他握手。他們像小學生見麵一樣介紹自己。“我是波利特·阿布瑞。”冷漠的少年說道,聲音透著冷意,少女冇加入他們的介紹會,老人幫忙說道“這位是喬安娜·艾麗西亞”

基斯心想:真是個奇怪的聚會。在介紹完後,喬安娜開口:“我在這整整等了一小時,我都不知道我在乾什麼!到底有什麼事?還有我是怎麼來這的?”

基斯看了眼時鐘,快10點了,基斯回答道:“抱歉,今天遇見了一些事,我們差點出了車禍。”不過基斯心裡很高興,眼前的少女問了他最想問的問題。

老人趕緊賠笑,“抱歉小姐,今天找你們來有很重要的事。”喬安娜說道:“我不知道我還有親人,或者說我不需要,我有養父養母,他們對我非常好,如果是要接我回去就算了,我很喜歡我現在的生活。”隻有博扭著肥重的身體走到爐邊繼續雕刻他的木雕,此外無人說話,隻有時鐘“哢嚓哢嚓”聲音,氣氛十分的尷尬

老人咳嗽一下說道“你們可能不太知道為什麼來到這,這是因為…”老人剛想回答喬安娜的問題。此時,院門口響起敲打的聲音,老人話語戛然而止,目光警惕,他拿起牆角邊放在地上的木棍快速衝出門,外麵傳來罵聲和打架的聲音,還有小男孩的哭聲,那個男孩雖不知是誰,不過肯定被打的很慘

窗戶被從外拉開。一張紙條隨風飄入,基斯眼疾手快的抓住紙條,塞進兜裡,波利特距離窗最近,他向前扒住窗邊向外觀望,可他冇看見有人經過,隻有一隻小蟑螂隨著視窗爬過。外麵的聲音停止了,老人氣喘籲籲的走進來,就在基斯剛塞進口袋的時候。

“我們,…接著說吧。”幾個人不著急,等著老人。老人喘勻了氣慢慢開口說道,“我們是一個家族裡的人,克裡斯蒂家族,是個偉大的家族,我為此驕傲,不過…”老人的眼眶濕潤了,“我們的家族早就冇落了,為了保護所有人,你們能知道嗎?”

基斯感覺這一切都像是做夢一樣,今天遇見了一係列詭異的事,又看到了一個奇怪的老頭,看似像是要給他們講什麼故事一樣,喬安娜又說道了:“可是這很我有什麼關係,我不知道什麼家族,我隻知道我從小被拋棄,差點就死了!”基斯冇想到女孩會這麼說,他更冇想到這個女孩竟然也是被拋棄的,與他自己相同,與博相同。

他的目光仍然在女孩身上,思考著女孩說的話,這位看起來美麗動人的少女是有著怎樣的經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