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穀正說著,從牆上取下幾張照片,將照片帶回明亮的室內,遞給安室透。

安室透看著照片,發現裡麵的主要場景都是公寓旁邊的爛尾樓。

在爛尾樓的視窗之中,一道淺白色半透明的鬼影飄忽而過。

照片是多張連續抓拍的,當幾張照片連貫起來,安室透看清了這是一個長著滿頭長髮的鬼魂。

飄揚的長髮在空氣中飄揚而過,在最後一張照片的視窗邊緣,留下一段模糊的髮梢。

“怎麼樣?”四穀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這下可以證明我說的是真的了吧?”

“這個,似乎也不能說明什麼啊...”

雖然現在的安室透無法毅然否定鬼魂、幽靈之類的存在,但這種程度的照片,根本就是電視節目上經常出現的靈異現象照片。

如果放在上世紀,這種照片還能引起軒然大波。

但放在現在,隻能說太平平無奇了,誰都知道這種照片能偽造出來。

說到底,時代變了。

站在一旁的灰原哀對安室透手上的鬼魂照片非常好奇,墊著腳想伸頭看。

這下,灰原哀理解柯南在破案過程中的痛點了。

安室透注意到灰原哀渴望的小眼神,斟酌了一下,將照片遞給灰原哀。

灰原哀盯著照片上的內容仔細檢視一番,又利落地將照片還給了安室透。

“小妹妹,你怎麼看這些照片?”

灰原哀:“我用眼睛看。”

安室透:“……”

對於安室透,灰原哀不想有太多的交流,冷冷地回了一句,就轉身走出了房間。

被晾在原地的安室透楞了一下,趕緊將照片還給了四穀,走出了2號房。

......

另一邊,秦智博走進爛尾樓之中。

深夜的爛尾樓陰森寂靜,月光灑在灰色的水泥地麵,這是一座被人類遺棄的灰色堡壘。

爛尾樓的一樓冇有門窗的阻擋,還是容易被路人看到,於是秦智博順著台階走上了二樓。

二樓與一樓的佈局同樣簡陋,大麵積的水泥色。

秦智博冇有時間探索這棟爛尾樓,因為自己外出的理由是去便利店采購,還是越快完成通靈越好。

通靈分兩種,一種有屍體的,一種冇屍體的。

冇屍體的時候,通靈就需要藉助道具,而秦智博自從掌握通靈術後,就一直隨身攜帶著通靈道具。

他從懷裡抽出一張仙篆靈符,並從另一個小紙包裡麵取出一些硃砂。

用舌頭舔濕手指,蘸取一些硃砂,用手指頭把想要通靈的名字寫在靈符最下麵的空白區域。

田之累。

這是從音無老頭口中瞭解到的名字,也是警方調查到的,大概率是準確的。

將完成的靈符放在地上,秦智博開始醞釀情緒,實際上是等待係統的通靈認證。

雖說是通靈術,但本質上還是依靠係統進行通靈。

而正在秦智博專心致誌準備通靈工作的時候,在爛尾樓二層的承重柱後麵,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正偷偷窺視著一切。

……

公寓樓內,安室透帶著灰原哀拜訪第二位房客。

一號房內,姓牡丹的研究生正在奮力敲擊鍵盤,絲毫不在意已經堪憂的髮際線。

“我正在趕論文,冇時間招待你們。”

“如果你要問我對靈異事件的看法,我是一名堅定的唯物主義者。”

“凡是科學不能解釋的現象,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身為一名堅定的唯物主義戰士,牡丹闡述了自己的立場。

但在安室透對哲學的淺薄思考中,他的想法與唯物主義還是有些區彆的。

唯物主義是完全承認客觀存在的物質,假設,超乎常理的“神明”真的以物質的形式存在,並得到證明,唯物主義也必須承認“神明”是存在的。

牡丹實際應該是一名唯科學主義。

不過他是什麼主義,安室透並不是很在意,來拜訪的目的主要是看看其房間裡有冇有酚酞試劑、乙醚之類的東西。

安室透悄悄觀察著房間裡的情況,灰原哀則走到電腦旁邊,默默注視著電腦螢幕上的一行行論文。

這是...

這名牡丹研究生的研究課題正好是生物領域,與灰原哀的專業剛好對口。

察覺到旁邊有人,牡丹瞥了一眼旁邊,寬大的眼鏡片裡反射出灰原哀的瘦小身形。

看著這個茶發小蘿莉揹著手的冷靜模樣,讓牡丹有種被一位嚴厲的學術導師在背後盯著看的錯覺。

“......小妹妹,你想看懂這上麵的文字,還早個20年呢...”

牡丹自己是27歲,小學生看起來也就一年級,早20年這個數據計算得非常精準。

這時,安室透也觀察完房間,暫時看不到甚麼端倪。

“既然你還有事,我就不打擾你了。”

“小妹妹,我們走吧...”

說著,安室透就往房間外走。

灰原哀默默轉身,要跟著走出去。

但走冇兩步,灰原哀還是下定決心,回頭指了一下電腦螢幕上的某個圖表。

“這項數據,引用錯誤...”

“想要一次通過,這個位置最好再加一個實驗組,把溫度控製變量加上。”

“還有,你套用的這個理論已經有些過時了,目前國際上最認可的是...”

灰原哀簡單指點兩句,便轉身離去。

牡丹神情呆滯地盯著電腦螢幕,反應了幾秒鐘後,才趕忙轉過頭。

“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灰原哀站在門口,淡淡回道:“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學生,僅此而已。”

說完,灰原哀大手一揮,將房間門關上。

留下牡丹在座椅上獨自淩亂。

自己苦學十幾年,居然被一個小學生指導寫論文?

賊老天!

這不公平!

……

爛尾樓裡,秦智博按照標準流程,雙手掐訣。

實際上是等待係統出現通靈提示。

【本次通靈成功率:75.75%】

【是否通靈?】

這次通靈成功率非常高,以前都是10%左右,這讓秦智博有些詫異。

【是√】

隨著秦智博在內心確認下來,一個淺白色的靈體在靈符上緩緩凝聚成形。

這個形象比秦智博以往通靈的任何一個靈魂都要凝實、具體。

它擁有一頭披肩長髮,就連被火燒傷的五官都能依稀瞧見。

“你是田之累?”

秦智博照例先確認被通靈者的身份。

可等了幾秒鐘,這個幽靈並未有任何反應。

就在秦智博要重新提問一遍的時候,幽靈突然朝著爛尾樓承重柱的方向飄去。

躲在承重柱後麵的人影被嚇得虎軀一顫,慘叫一聲。

“媽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