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喬安,得罪我對你冇半點好處,你想清楚了。”馬黑良臉色變得難看,看著陳喬安像是要吃了他的樣子。

“我就得罪了又如何?”陳喬安眼神輕蔑的看著馬黑良,完全不把他的威脅當回事,有活活氣死馬黑良的本事。

“好得很!那就走著瞧!”馬黑良拉扯著瘋女人跟那叫虎子的孩子離開了。

“你們冇事吧!”陳喬安轉身關心的看著我,又心疼的摸摸陳星的臉,

“還疼不疼,寶貝”陳喬安的眼神裡露出滿滿的心疼,打在兒身疼在娘心,此時在陳喬安眼裡看來同樣如此。

“爸爸,好疼!”陳星撒嬌的往陳喬安懷裡鑽,陳喬安順手抱起陳星。

“好啦,她倆娘冇事,跟那女人乾架的是我。”曉美理理自己剛纔打架扯亂的頭髮。

“謝謝!”陳喬安點頭道謝。

“嗨!欺負我乾女兒,那也得看我同不同意。”曉美頭髮一甩,十分解氣。

“嵐寶,你可要好好補償一下我的胃,剛纔打架體力消耗過度。還有那死胖子,噁心死我了。”曉美突然裝成一副小媳婦的樣子,跟剛纔那凶悍的樣子判若兩人。

“嗯,今晚都做你喜歡吃的。”我笑著回答,回想著剛纔馬黑良離去時放下狠話的樣子,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太安穩。

到家後,曉美幫陳星上藥,和兩個女兒玩笑打鬨。陳星也很快從陰影裡走了出來,我在廚房洗菜、切菜。陳喬安走過來幫忙。

“喬安,你說馬黑良他會不會……”

“嵐嵐,你放心,他如果聰明的話,就不會自斷前程。”

“嗯!”陳喬安的話,讓我心裡擔憂的石頭放了下來,冇來由的,我相信他。

週一上午是我們公司各部門會議,財務總監溫向陽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大叔,微胖身材,麵相看著隨和,其實慣會拍老闆馬屁,屬於笑麵虎類型。公司稅務籌劃及籌資等應酬非他不可,因此這些年能穩坐財務總監寶座。

此時溫向陽正在侃侃而談最近新談的一筆融資業務,話說到一半時,會議室門外敲門聲響起,門外身穿製服的三位年輕稅務人員來訪。

“打擾各位,我們收到舉報說你們公司存在偷稅的嫌疑,哪位是財務負責人,請配合我們調查。”

“原來是稅務機關的同誌啊,我是本公司財務負責人溫向陽,有失遠迎。”向溫陽起身快步到門口與稅務人員一一握手。

不知怎的,我心裡隱隱有股不安。我知道公司稅務方麵冇有什麼大問題,這全靠老闆也是一名退伍軍人,一身正氣。什麼都有法有度。公司內部絕不允許搞貪汙、偷稅、漏稅的事情。

一整天,為了配合稅務部門的調查,我作為財務主管,所有的財務報表、銀行流水、會計憑證等,都一一調出來與稅務人員對接。

直到晚上七點之後,稅務人員纔將調查工作結束。下班時,其中一名稅務人員與溫向陽附耳說了幾句,眼神有意無意掃過我。後來,溫向陽笑著邀請他們去酒店用餐。我知道冇我什麼事,我就下班了。

晚上回去比較晚,到家時,陳喬安將飯菜做好了。他陪著孩子們在客廳看電視。

“還冇吃飯吧,我給你留了飯。”陳喬安起身盛了2碗飯放桌上。

“你也冇吃嗎?”我疑惑的看著他。

“冇什麼胃口,就想等你回來一起吃,姐妹倆都吃過了。剛纔菜重新熱了一遍,將就著吃點吧。”他將筷子遞給我。

“嗯,下次我冇回來,你就先吃,餓久了對胃不好。”陳喬安有胃的老毛病,這點還是因為以前經常跟那些朋友吃喝玩樂,長期飲食不規律引起的。

“好!”他笑著點頭,“你今天公司有什麼事情嗎?怎麼忙到這麼晚才下班?”

“就稅務機會檢查,公司賬務都很清楚,冇什麼大問題。”

“冇問題就行,你也彆太過操心了,養家餬口的事情是我的責任,凡事儘力就行。”他將一塊紅燒肉夾到我碗裡,看著他溫暖的笑容,我心裡的不安漸漸變淡。

“好!”我微笑著點頭。心裡明白他真的變了,不再是以前凡事隻顧自己開心的陳喬安,他從車禍後,所表現的一舉一動,無一不在展現他的另一麵,有責任、有擔當,更懂得照顧關心我和孩子。讓我將肩上一直壓著的擔子漸漸卸下,開始相信他為我和孩子能撐起一片天,開始有所期待。

第二天早上我到公司時,財務總監溫向陽說有事找我,我敲了敲財務總監的門,

“進來!”溫向陽的聲音響起,我走進辦公室,

“溫總監,有什麼事情嗎?”微笑著打招呼。

“小宋,你先坐!”溫向陽將手裡的財務報表放一邊,然後坐在我對麵,開始泡起茶來。待泡上一杯茶後,他看了看我問道:

“小宋,來公司有多久了?”

我稍微回想了一下,“五年了吧!”心裡已猜到接下來溫向陽要說的話。

“唉!都算是公司的老員工了,這些年你在我手下做事也是勤勤懇懇,唉!”他似有難言之隱。

“溫總監,您直接開門見山吧!”我實在不願意聽他繼續說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這次公司的稅務稽查有人衝著你來的,你是得罪了上麵什麼人吧?”

“很抱歉,因為我個人的私事,讓公司也受到影響,我冇想到那人會陰險到這種地步。”我苦笑道。

“唉,小宋啊,作為你五年多的領導,我還是有句話要勸勸你,這民不與官鬥,是自古就有的老話。你啊,要不是我老向這些年清楚你的品性,到外麵哪裡不吃虧的。”

“溫總監教訓的是,雖說民不與官鬥,但這欺負到自家頭上了,哪裡還管得了這許多,哪怕吃些虧,我也認了。隻是這世道,總還是有個**的地兒。”

“這一次,公司能順利度過,下次可不見得會這麼順利啊,人家說了,有你在一日,公司的各方麵稽查就不會停。”溫向陽有些為難的搖搖頭。

“這些年,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要不是你,我在做決策的時候,這些財務數據有你稽覈過的,我才放心。但是,顧及公司長遠發展,公司決定讓你停薪留職一段時間,你就在家裡好好休息一陣子,等這陣子風聲過了就好了。”

話已至此,我還能說什麼,“好,我服從公司的決定!”,下班後,將自己的一些私人用品收拾好了帶著一起離開了,走出樓下大門時,轉身看著空蕩蕩的大樓,這五年來見證自己從一個財務小白成長到中層管理者的地方,此時說走就走,心裡還是無法抑製的難過。隨即壓下心中的情緒,腳步匆匆離開。

我回家時路過菜市場買了些菜,叫上曉美晚上過來吃飯。當陳喬安接孩子回家時,我將最後一道排骨玉米湯端出來放在桌上。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這麼豐盛。”陳喬安一邊將陳澄與陳星倆姐妹脫下的鞋子放進鞋櫃裡,一邊笑著問我。

“不是什麼特彆重要的日子,就是從明天開始,我要在家裡長時間休息一陣子了。”我放下排骨玉米湯,看一下牆上的時鐘,曉美應該快到了吧!

“你辭職了?”陳喬安臉色凝重起來,他其實想說我被解雇了,但顧及我的顏麵,換了種說法。

“差不多這意思吧!就那姓馬的搞得鬼,公司也是出於保護我吧,想讓我停薪留職一段時間。”我拿出手機給曉美髮微信,冇注意陳喬安的臉色

直到把手機放桌上,才發現他坐在那裡暗暗思考什麼。

“嵐嵐,你受委屈了!”他略帶歉意的看著我,眼裡是我所不曾看到的憐惜。

“我冇事!”我笑笑摸摸他的臉,我們之間的親密舉動,很久很久不曾有了,久到我也忘記什麼時候我們牽過手了。好像自從陳星出世後,他隻顧玩樂,我也一心帶倆娃,完全冇有心思在這上麵。

他本想說些什麼,此時玄關處門鈴響起,他起身去開門。我們的談話暫時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