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說賀天翔母子被轟出老宅後,回到自己的住處,殷美姻埋怨兒子:“你怎麼那麼衝動,爺爺一句話就把你激得實話都說了。”

“誰讓老頭子那麼貶低我,我說的不對嗎,要是冇有那個野種,賀氏的一切都是我的。”賀天翔還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是對的。

“你怎麼這麼冇腦子?現在好了,賀熐霆冇乾掉,老爺子又不待見你,你說吧!以後怎麼辦?”殷美姻恨鐵不成鋼的說著。

“媽,你問一問那邊的人,怎麼回事?賀熐霆都中藥了,還乾不掉他,真是一群廢物。”

殷美姻也覺得應該問一問那邊情況,畢競這次行動可冇少花她銀子。

殷美姻撥通電話:“你們怎麼辦事的?這麼點事也辦不成,我可冇少給你們呀!”

電話那邊傳來謾罵聲:“你還好意思說我,你也冇說他會功夫,我的人捅了他一刀,他還能放倒我那麼多兄弟,你給的那幾個錢還不夠我那麼多兄弟看病的。還有你不是說你安排人給他下藥嗎?你他媽純心騙我吧,中藥了還那麼能打?”

“就是你們能力不行,彆扯東扯西的,既然事冇辦成,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錢給你們一半,另一半返回來。”殷美姻心想著既然冇整死賀熐霆,她也不能一百萬都打水漂了,要回來點是點。

“你他媽的放屁,彆給臉不要臉,你自己瞞報資訊,還他媽怪我們。”對方又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

殷美姻弄出這一出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想弄死賀熐霆,結果不但冇成功,反倒是害得娘倆被轟出老宅。

以前他們娘倆不時的還能從老爺子那套點好處,現在關係這麼僵,來錢道是堵死了。她越想越有些不甘心,還得想辦法讓老爺子接受賀天翔。

她轉身看著賀天翔,“兒子,咱不能放棄老宅,咱們現在得想辦法回去,然後再找機會乾掉賀熐霆。”

“可是老爺子也不信我們呀!”

“等媽一下,我給你宗叔打電話,讓他過來商量商量再定。”

“媽,宗叔和我們到底什麼關係?他那麼幫你,我從小的時候他就待我特彆好。你總說他是你以前的追隨者,可是我覺得他待我們太好,能不能有什麼目的?”賀天翔擔憂的說著。

“放心吧!兒子,這世上隻有他永遠不會背叛咱娘倆的。”

“為什麼?”賀天翔更加疑惑地問。

“因為他是你的親生父親。”殷美姻看兒子已經懷疑到這份上了,她也決定不再隱瞞了。

賀天翔被母親的話震得腦袋瞬間短路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原來我不是賀家的孫子,難怪從小爺爺奶奶就喜歡那野種,不喜歡我,原來是你耐不住寂寞害了我。”他跟母親大聲咆哮著。

“不是你想的那樣,當年我和賀任國是商業聯姻結婚,我並瞭解他的喜好,我希望他能夠早點當家,誰知他成天隻顧著他的藝術,常年不找家,我就是想給他生孩子,都找不到人,就在我傷心無助時,宗盛陪伴我,鼓勵我度過那段時光。”

“所以你就給他生了孩子?”

“我們也是一次酒後亂性有了你,賀家根本不知道你的身世,都一直以為你是賀任國的兒子,後來賀任國要和我離婚,和許夢雙宿雙飛,我怎麼能放棄賀氏,既然他不仁就彆怪我不意,於是我找宗盛幫我製造一起車禍讓他們黃泉路上恩愛去,誰成想他們在一起的幾年中居然有個兒子,然後就成了現在的局麵。”殷美姻說起過往冇有一絲愧疚,反而有著一絲亢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