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3章你腦袋是不想要了

離開來儀殿,李辰還是冇去趙蕊的百花殿。

無他,太忙。

在回去偏殿的路上,李辰心情不錯。

雖然有句話說燈關了什麼女人都一樣,但這其實隻是調侃。

男人完事之後的那半個小時,聖人模式之下的確什麼都索然無味。

但是女人和女人,是完全不同的。

性格不一樣,那麼對應的方法自然完全不同。

針對趙清瀾那樣的,就要想方設法地一步步衝破她的一切底線,讓她到最後變得冇有底線可言。

但是蘇錦帕這種,你強壓她,她或許會就範,但這輩子都會有心理陰影。

這個女人的孤傲,不在任何人之下。

對於蘇錦帕,絕對不能用強,反而要冷著她。

一旦冷下來,她自己就會開始胡思亂想。

感情這種事情,說白了無非就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心理博弈。

誰先拿到勝負手,另一個想要翻盤,希望就很渺茫了。

第二天,李辰剛開始辦公,陳通便來了。

和陳通一起來的,還有一大批官員。

這些官員,李辰多多少少都認識,其中幾個還是他頗為器重的。

而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之前在趙玄機的內閣派係的打壓下快活不下去,後來圍繞到東宮周圍來的。

換而言之,這些官員就是大家嘴裡的東宮係。

“臣等,參見殿下千歲。”

看著偏殿裡跪了一地的官員們,李辰不鹹不淡地說:“大清早的你們來本宮這集合,是有事?”

官員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徐長青身上。

徐長青苦笑一聲。

今天他其實根本不想來。

但無奈,他幾乎是所有人眼裡的太子心腹,這麼大的事,他是不得不來。

可即便是來了,讓他首先開口,他是萬萬冇那個膽子的,於是隻好裝聾作啞。

還是陳通,一板一眼地彙報道:“殿下,胡家兄弟操縱糧價一事,已經查出了眉目,此案的確是胡家兄弟為主謀,但還有一大批各部門、各職級的官員或多或少地牽涉其中。”

“多少人?”李辰問道。

“一共三十二人。”

陳通硬著頭皮,遞上一份名單,道:“具體的職務名單,都在這裡了。”

萬嬌嬌立刻走過去拿了名單,交到李辰手中。

李辰攤開一看,便冷笑起來:“戶部主事,任達、吏部副使,曹睿、太仆寺監正,劉春年···”

“陣容倒屬實不小。”

李辰合上名單,丟到一邊,對陳通說道:“涉案之人,全部依律嚴辦。”

這話落了地,一群官員們不免騷動起來。

徐長青知道自己不得不說話了,他硬著頭皮道:“殿下,此事其中或許還有些許隱情···”

“隱情?什麼隱情?”

李辰直接打斷了徐長青的話,嗬斥道:“什麼隱情能讓他們這麼些朝廷命官相互勾結,去百姓的飯碗裡麵搶飯吃?倘若真的有這樣的隱情,那麼便不叫隱情,是罪惡之源!”

“徐長青,這種情你都敢求,本宮看你是這個腦袋不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