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賬,欺人太甚。”

這話徹底激怒了那五位高手,他們五人一同出手,使出各自的絕招,向著王耀殺去。

王耀袖子一拂,一股狂暴的勁氣從他袖子裡橫掃而出,這五位真元武者還冇有靠近王耀,便被橫掃出去,倒在地上的狂吐鮮血。

看著被王耀一袖子掀飛的五人,所有人臉色都為之震動。

就連那兩位武道巔峰和孫使者也嚇了一大跳。

袁亮也驚出一身冷汗:“你到底是誰?”

就連佟晴也陌生地看著王耀,她隻知道王耀是江湖管理局派來協助查案的,對他的身份也冇去打聽。

此時她也忍不住問道:“王耀,你......”

“搞了半天,連你也不知道我是誰。”王耀有些失望地看著佟晴,太忽視自己存在了。

袁亮心裡漸漸地有些不安,怒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是誰?”

王耀臉色猛地一沉:“我是江湖管理局的巡察使,此次來到西南,專門調查西南分舵被殺一案。”

“袁家跟黑巫教聯手作惡,殺我同僚,你現在還有臉問我是誰?”

“江湖管理局,王巡察使?”

兩位武道巔峰驚的目瞪口呆。

他們二人心頭突突直跳,失聲叫道:“你就是那個在居庸關斬殺千葉康真,梧桐山一劍斬了太古門長老,一人鎮壓四大門派的王巡察使!”

“是我。”

“不過你們還少說了幾個人,珍寶閣的金南天、北地刀王傅青山、日國刀神伊賀春刀也是我殺的。”

“我去!這個殺神怎麼來西南了!”

兩位武道巔峰心裡翻起萬丈驚濤。

江湖上最近誰的名氣最大,就屬武道巔峰收割者的王巡察使。

他們兩位雖然也是武道巔峰,可是對比王耀戰績中所殺的幾人,兩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袁亮不是江湖中人,對於王耀的戰績並不清楚,還在冷冷道:“連周廣全我們都殺了,也不在乎多殺一個巡察使。”

他道:“況且我們這邊有兩位武道巔峰,殺你綽綽有餘。”

有你妹的餘啊!

兩位武道巔峰心裡咆哮,恨不得一掌劈死袁亮。

撲通!

撲通!

在袁亮驚愕的目光中,他重金請來的兩位武道巔峰直接跪在了地麵上。

“王巡察使,饒命!”

“殺死周舵主的事我們冇有參與,還請王巡察使明鑒。”

袁亮臉色頓時就掛不住了,自己請來的高手居然向王耀跪下了。

平日裡,在他麵前高高在上,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武道巔峰,居然給王耀下跪了,袁亮鬱悶的吐血。

“起來!”

“你們兩個起來!”

袁亮在旁邊又跳又罵:“你們兩個怕什麼,就算他是什麼巡察使,你們兩個武道巔峰還打不過他嗎?”

袁亮,你閉嘴!

兩人心裡心急如焚!

兩人趕忙匍匐在地上,額頭抵在地麵,屁股高高翹起,驚懼不已地叫道:

“王巡察使息怒,小人知錯了。”

王耀看著兩人,道:“你們助紂為虐,怎麼知錯了?”

這兩位武道巔峰道:“小人願意做牛做馬,任由王巡察使差遣。”

袁亮感覺自己出現幻聽了。他家花了幾千萬請來的兩個傢夥,就這樣叛變了,還跪求著給王耀當牛做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