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無缺思考一會兒,說道:“全部帶回去,先彆動手,等把事情調查清楚。”

“是,水少。”

兩名屬下押著關母,又對她的閨蜜道:“你們兩個也一起。”

張珍和另外一個閨蜜心裡雖然不想去,可是看到水無缺那張冷漠的臉,雙腿發抖地跟在後麵。

水無缺盯著關母,笑道:“阿姨,你剛纔說的最好是真的,要不然你會很差的。”

“呸!”關母吐了一口唾沫:“水無缺,你就等著我女婿過來收拾你吧。”

水無缺也不生氣,擦掉臉上的口水,對著另外一個屬下吩咐:“去把她家人請來,記住客氣點,我倒是要看看她女婿是不是真的這麼牛逼。”

“明白。”

那屬下心裡清楚,如果關母那個女婿真的認識青城派的長老,水無缺就會請人當中間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如果關母是在吹牛,那關家將要麵對的就是滅頂之災。

水家的莊園彆墅裡。

水無缺把關母和她的閨蜜們扔在大廳處。

水建潼看著孫子,問道:“她們是怎麼回事?”

水無缺不屑一笑:“幾個長舌婦,在背後說我們水家與江湖敗類勾結,被我撞見了。”

水建潼眼裡立刻露出一抹冷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隨意地道:“損害水家聲譽,還帶回家乾什麼,直接挖個坑埋了就是。”

張珍兩人麵色慘白,跪在地上砰砰磕頭,求饒道:“水老爺,水少,這和我們沒關係,我們冇說水家壞話。”

水無缺絲毫不理會她們的求饒,指著關母說:“這個女人說她女婿跟青城派長老交好,不好動手,不然也不會帶到家裡來。”

水建潼皺眉說:“如果真是這樣,這件事就有一點難辦。”

他看向關母:“你女婿叫什麼名字?”

關母抬起頭,不屈地站起來:“我女婿叫王耀!”

水建潼眉頭皺的更深,奇怪地道:“江湖上冇有這麼一號人物啊。”

水無缺淡淡笑道:“你不是跟青城派的梁長老關係不錯嘛,把他請來一問便知。”

他說:“如果這女人說的是真的,我們請梁長老當中間人,補償一點損失。如果她說的假的,那她不僅欺騙我們水家,還打著青城派的名聲招搖撞騙,這罪名夠她們一家死十回了。”

水建潼聽完孫子的建議,滿意點頭:“不錯,你這個想法滴水不漏,你能這樣想,我很欣慰。”

他立刻拿出電話邀請梁長老過水家一敘。

“你們水家憑什麼抓人!放了我老婆!”

門口處,關父和柳大剛一進來,就看到妻子頭破血流的樣子,憤怒地衝了上來。

水家的兩個屬下中途就把兩人攔下。

“憑什麼抓人?”

水無缺冷笑著:“你老婆公然汙衊水家名譽,你知不知道!”

“我們水家百年聲譽,多麼重要你知道嗎?為了這個名譽,我們水家維護了世世代代,她幾句話就把水家聲譽毀了,我殺了她都是活該!”

水無缺臉色陰沉,特彆是想到關之欣幾次拒絕他,讓他心裡很不舒服,隻能把情緒發泄到沈母身上。

汙衊水家名譽?

水家啊!

這女人腦子怎麼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