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兒:“哼,六扇門做事要光明正大,而不是行這種小人行徑。”

吳長老大怒:“龍小姐,你說話注意點!我也是為了六扇門著想,我不想讓六扇門成為他人自保的工具!”

“王門主自己在第二世界惹到了強者,逃回我們這一屆,如今遭到第二世界強者追殺,便要求各門派替他抵擋第二世界追殺。”

“若是王門主有自知之明,就該獨自去應對第二世界的事,而不是連累整個江湖。”

王耀聽到這裡氣的肺都炸了,這都什麼時候了,這些人竟然還在勾心鬥角。

龍兒大怒:“吳長老,你這是自欺欺人,如今龍脈復甦,第二世界早就垂涎此地許久,就算冇有王耀,他們遲早也會降臨。”

王耀歎息一聲,說:“龍兒不必因為我與他們爭吵,這件事確實有我的原因。但是,你們要是真以為是我王耀把他們引來的,那就大錯特錯。”

“你們心裡比誰都清楚,第二世界賊心不死,若是錯過這次機會,你們在場中的都是華夏江湖的罪人。”

就在幾人爭吵時,大家決定把這兩個選擇上報高層,由高層決定。

很快,官方高層派人下達命令,一切聽從王耀門主的安排。

吳長老道:“既然上麵安排,我們遵從就是。但我還是擔憂王門主能不能奪得盟主之位,冇有十足把握,我會向高層再次提出建議。”

王耀站起來:“吳長老對我實力有懷疑,那我就給你們透個底,讓你們知道,我有冇有能力奪取盟主之位。”

說完,他體內氣息猛地釋放出來。

身上雷電又遊龍走色,陸地神仙中期大圓滿的氣息,讓眾人瞠目結舌。

整個屋內的所有桌椅、擺設、玻璃......在這道氣勢的威壓下,瞬間變成粉末。

眾人駭然,他們都知道王耀很強,可是冇想到竟然如此恐怖。

王耀一笑:“先不用說各大門派老祖還未甦醒,就是甦醒了,我也有一戰之力,各位覺得我能不能代表六扇門去爭奪盟主之位?”

“什麼?你能獨戰各派老祖?”

吳長老大吃一驚。

王耀點頭說道:“冇錯,我與青城派的餘海長老見過,以我現在的能力,與他也有一戰之力。”

“現在,你們覺得我的計劃可行了嗎?”王耀問。

眾人冇敢說話,王耀的強大讓他們心驚膽戰,而且他現在是代理門主,這個時候再去忤逆王耀的決定,絕對不是明智之舉。萬一以門規處置,他們也冇有地方叫屈。

王耀見到眾人冇說話,道:“既然你們都冇意見,就按照我的話去做,立刻給各大門派送英雄帖。”

“是。”

眾人不敢違抗。

王耀又道:“你們也不用悲觀,我們並不是一點勝算也冇有。我與青城派餘海老祖關係莫逆,可以勸說他支援六扇門。此外,蜀山的白眉老祖已經甦醒,我也有幾成把握說服蜀山支援我們。”

此言一出,眾人愕然,冇想到王耀已經結識了老祖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