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王耀跳進了湖泊時,身上立刻發出嗤嗤的響聲,若是換成其他人,還真無法承受冰火湖泊裡麵的水。

遊到一半的時候,王耀就看見了冰火靈芝,在冰火靈芝附近還有兩條鱷魚。

一頭鱷魚遍體通紅,身上發出火熱的氣息。

另外一頭則是藍色的,散發出恐怖的寒意。

兩頭鱷魚懶洋洋地趴在冰火靈芝旁,很是愜意。

王耀皺起眉頭,這兩頭鱷魚身上傳來的氣息,讓他感到了一絲壓抑。

實力恐怕不在地仙中期。

如果他不解開封印,根本就不是這些冰火鱷魚的對手。可是解開封印的話,他的實力將會暴露,到時候不利於他繼續潛伏元天宗。

思量一會後,王耀遊了回來,說道:“應師姐,冰火靈芝附近有兩條鱷魚,我不敢過去......…”

應嬌嬌皺起眉頭。

吳峰不耐煩地說:“王師弟,不過是兩條鱷魚,就讓你無功折返,你對得起應師姐對你的信任嗎?”

李魁鄙視地道:“王師弟,冇想到你膽子這麼小!”

王耀冷笑一聲,傻子都看得出那兩條鱷魚不凡,這兩人還在旁邊陰陽怪氣,擺明就是想讓他去送死。

王耀:“兩位師兄這麼厲害,還請兩位師兄幫我宰了那兩頭鱷魚,我這就去取回冰火靈芝。”

吳峰臉色一變:“王師弟,你這是什麼意思,明知道我們過不去,要不然你一個武道巔峰也有資格加入應師姐隊伍?”

王耀不客氣地說:“既然你知道過不去,那就閉嘴!”

“你!”

吳峰臉色一變,眼裡露出一絲寒光。

應嬌嬌皺眉道:“都彆吵了,我們四個負責將兩條鱷魚引到這邊,你立刻去取走冰火靈芝。”

說完之後,應嬌嬌手裡長鞭向著湖泊中間一甩,鞭子在空中變長,啪嗒一聲,直接抽在其中一條鱷魚的身上。

正在休憩的兩頭鱷魚見狀,毫不猶豫地向著應嬌嬌這邊衝了過來。

這兩條鱷魚的速度很快,身上爆發出的氣息讓應嬌嬌幾人臉色大變。

果然是地仙中期的妖鱷!

應嬌嬌連忙祭出一柄寶劍抵擋兩頭妖鱷的進攻,她被逼退了幾步,臉色一變。

“吳峰,你們三個對付那條藍色的妖鱷,我對付這頭紅色的。王師弟,你快去湖中心取走冰火靈芝。”

三人對視一眼,立刻上去把藍色的妖鱷攔下,應嬌嬌的壓力減了許多。

王耀再次遊到湖泊中間,看到一半紅一半藍的水火靈芝,將其踩在下來,放進須彌戒。

王耀向著湖岸邊看去,立刻就知道自己被陰了。隻見李魁和吳峰兩人與藍色的妖鱷交了兩次手後,便開始向後撤,不再繼續阻攔那條藍色妖鱷。

藍色妖鱷察覺到冰火靈芝被人偷走,發出一聲憤怒地咆哮,轉身便回到湖泊裡,向著王耀奔襲而來。

應嬌嬌見狀,勃然大怒:“吳峰、李魁,你們......…”

她就算再傻也看出了,吳峰和李魁是故意的,分明就是不想讓王耀上岸,也不想讓她得到冰火靈芝。

吳峰冷笑一聲:“大小姐,你也太偏心了,那個小子不過是武道巔峰,你對他就這樣看中,還推薦他給大長老當關門弟子。我們為你拚死拚活,冒著得罪元公子的風險,你卻隻給我們一些靈石報酬。”

應嬌嬌俏臉勃然大怒,一邊抵擋著妖鱷,一邊怒道:“你們如果不滿意,可以向我提條件,為什麼要這樣做!”

眼看冰火靈芝就要到手,如果妖鱷回去,王耀必死無疑,她的冰火靈芝也會落空。

李魁笑道:“不用了,元公子已經給了我們更豐富的報酬。”

應嬌嬌聞言,臉上露出難以置信,她冇想到自己精心挑選的幾個幫手,竟然投靠了元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