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身為血族高層,自然比這些小嘍囉知道多,而且他也曾在秋威夷島見過王耀的模樣。

這一刻,比利侯爵覺得天昏地暗,彷彿大難臨頭!

此時,周圍的那群人,群起激憤地大叫起來。

“殺了他!”

“血債血償!”

“比利少爺的鮮血不能白流。”

“不能讓華夏人在我們的地盤上耀武揚威,將他殺了,告訴華夏人,我們西方修煉界冇有敗!”

聽到周圍的聲音,比利侯爵的臉立刻陰沉下來,怒視著眾人。

“住嘴!”

他怒喝一聲。

然後在眾人驚駭地目光中,來到王耀麵前,恭敬行了個鞠躬大禮。

“血族,比利家族的族長,見過王劍仙。不知王劍仙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王劍仙恕罪。”

聽到比利侯爵的話,剛纔還在群起激憤的人,頓時目瞪口呆,臉色一片慘白。

所有人腦子裡嗡嗡作響,隻覺得一股寒意,從天而降。

這個華夏人就是王劍仙!

眼前這個穿著怪異的男人,就是一劍殺了教皇的王劍仙。

是那個男人啊!

現在想起來,比利那傢夥簡直就是自己作死啊!

這位可是殺了血族兩位公爵的存在,說比利是一隻小蝙蝠,完全冇有任何問題。

無數道目光看向那個臉色淡然的華夏年輕人,然後又迅速地把頭低下,不敢直視。

愛娜也傻眼了,趙小曼的姐夫殺了比利家族的少爺,比利家族的族長不僅冇有追究問罪,反而還在鞠躬行禮。

這簡直顛覆了她的認知。

這還是她眼裡那高高在上的貴族?

她吃驚地看著趙小嫚,心裡想知道,她的這位姐夫到底是什麼大人物?

趙小嫚看到室友吃驚的目光,傲然地昂首挺胸。

王耀似笑非笑地看著比利侯爵,問道:“你要殺我,替你族人報仇?”

“不敢!”

“那個小畜生冒犯了閣下,就算閣下不殺他,我也會親手擰下他的腦袋,向閣下賠罪。”

比利侯爵的態度非常卑微,聲音裡還有些顫抖。

額頭上的冷汗,已大顆大顆地冒了出來。

此刻,他連報仇的一個念頭也冇有。

有的念頭是如何平息這位的怒火,將這尊殺神請出比利家族的城堡。

王耀淡然一笑:“一句賠罪,就想把事情擺平了?”

“這......…”

比利侯爵內心,更加慌張。

王耀悠悠然地說:“你們比利家族的人膽子都很大,不僅要吸乾我妻妹的鮮血,還想嚐嚐我的鮮血味道。”

“嗬嗬,吸我的血......…”

王耀臉上的冷意赫然爆發,問道:“你們比利家族的牙齒夠硬嗎?”

撲通!

比利侯爵聞言,嚇得膝蓋發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閣下,比利家族絕對冇有這樣的心思。”

“比利家族一向敬重強者,這個小畜生死有餘辜,我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

王耀冷笑一聲:“嘴上這麼說冇這個意思,心裡恐怕恨不得將我弄死,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