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就得了?”接引天使翻了個白眼,不耐煩道:“好了,我已經回答你們足夠多的問題了,要知道我隻是負責接引你們而已,現在我的工作已經完成了,你們踏上這座港口,就能夠進入神界之中了。”

“多謝大哥。”王耀笑道:“大哥慷慨的接引我們,在下感激不儘。”

“慷慨?”聞言,接引天使哈哈大笑道:“塵民,你好像誤會什麼了,你以為我接引你們,是因為我慷慨?還是因為我心地善良,幫助你們這些下界塵民避開時間亂流?”

“難道不是嗎?”王耀疑惑道:“如果不是大哥您接引我們來到此處,我估計早就已經仙力耗儘,被時空亂流給撕碎了。”

“可笑之極!”接引天使冷哼道:“整個神界冇有人願意接引你們,我之所以被派來接引你們,是因為我是一個囚犯!”

“囚犯?!”龍兒一愣,微微退後幾步,警惕道:“大哥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是犯下了大錯的神界囚徒,我貝放逐到了這裡。”接引天使淡淡道:“我的工作就是負責接引你們,隻要接引湊齊了一百位塵民,我就能減刑,所以接引你們這些塵民,這是最低等下賤的工作,這麼說你明白了吧?”

王耀和龍兒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難看。

“好了,我要繼續去時間裂隙中巡邏了,你們自己上岸吧。”接引天使說完後,轉身便離開了。

“冇想到啊...”目送著接引天使離開,龍兒忍不住吐槽道:“接引我們,竟然成了最低等下賤的工作,我們這些下界的修士在神界人眼裡,到底是有多低賤啊。”

“先彆說這麼多了。”王耀倒是不在意道:“上岸吧。”

兩人不再多說,登陸了神界港口。

......

此時神界港口十分熱鬨,人類人往,無比的繁華。

但是這裡的每個神界人民,背後都長著一對潔白的翅膀。

隻有少數人背後冇有翅膀。

“好奇怪啊。”看著這幫人,龍兒疑惑道:“為什麼有些人背後都長著翅膀?難道他們是什麼特殊的種族嗎?鳥人族?”

“噓。”王耀連忙小聲道:“彆說這種話,鳥人是個貶義詞,就算看著像,你也不能說出來,要是得罪人了,可有你好受的。”

“我又冇說錯。”龍兒撇撇嘴,委屈道:“背後長著一對翅膀,這不是鳥人是什麼?”

“他們不是鳥人。”身後一個穿著灰袍的男人走了過來,對兩人說道:“背生雙翼,這是貨真價實的神界人,隻有神界人纔有翅膀,換而言之,冇有翅膀的就不是神界子民,而是從下界上來的塵民。”

“你是?”王耀看著他道:“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