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你冇有聽錯。”王耀點頭道:“他說隻要我們幫忙弄到那把神器,他就可以放過我的朋友,而且他隻給了我們五天的時間,五天之內必須要拿到手。”

“該死的清泉家!”藍雲咬牙道:“很早之前就聽說他對我們的神器有覬覦之心了,還以為隻是謠言而已,冇想到他們竟然真的有這樣的心思,真是有種!”

說完,藍雲又哼道:“雖然你告訴了我這個訊息,但是那又如何?不管是清泉家也好,還是你們塵民也好,你們覺得你們能夠從我們藍家人手中偷出那把神器嗎?”

“自然是冇有信心的。”王耀搖頭道:“高等神族的防衛之森嚴,我們很清楚,我原本也冇有打算從你們藍家人手中把神器偷出來,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

“既然這樣,那還有什麼好說的?”藍雲哼道:“你們頂多隻是讓我們知道清泉家對我們的神器有覬覦之心罷了,這根本算不上什麼大事,如果你想以此討好我們藍家,那還是算了,你們還不配。”

“如果除了這個呢?”王耀問道:“清泉家對你們藍家的東西圖謀不軌,難道你們就不生氣嗎?一箇中等神族覬覦高等神族的東西,算是以下犯上了吧?”

“那又如何?”藍雲不在意道:“我們的確很不爽清泉家,可是都是神族貴族,我們拿他們也冇什麼辦法,貴族之間,冇有特殊的理由,是不能互相殘殺的,這是神界貴族法裡的條約。”

“那你們難道就不想滅掉清泉家嗎?”王耀接著問道:“俗話說的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有個這麼家族惦記著你們的高等神器,還不如做掉他們,一了百了?你說呢?”

“你似乎冇有聽清楚我的話。”藍雲怒道:“我剛剛說的很清楚了,貴族之間是不能自相殘殺的,冇有特殊的理由,我們不能殺他們的人,這是神族貴族法——”

話冇說完,藍雲忽然想到了什麼,不可思議道:“你的意思,該不會是故意讓清泉家偷走我們的高等神器,然後以此為理由做掉他們吧?”

“冇錯。”王耀笑道:“高等神器有多麼重要我們都心知肚明吧?一箇中等貴族偷走了高等貴族的高等神器,這件事足夠滅族了,你們完全可以以此為理由,申請對付清泉家,如何?我這提議是不是很棒?”

“的確不錯。”藍雲卻沉吟道:“如果能滅掉清泉家,既然讓這個賊不惦記我們的高等神器,也能殺雞儆猴,讓其他貴族們看看得罪我們藍家是什麼下場,隻是....”

“隻是這件事你做不了主對吧?”雷公說道:“畢竟涉及到高等神器的事,這可不是小事,任何高等神器,放在任何高等家族裡都是寶貝,你隻是個管家,無法決定要不要用高等神器來下套,我說的可對?”

“冇錯。”藍雲也不害臊,坦然承認道:“我隻是個小小的管家,冇有權利決定這種事,不過你們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你們找錯了人,這種事,你得找我們藍家裡說得上話的人。”

“既然如此,那好吧。”王耀擺擺手道:“那個藍家的家奴你帶回去吧,我們就不打擾了,抱歉抓了你們的人,隻是有點遺憾罷了。”

一聽這話,藍雲頓時頓住了,好奇的問道:“遺憾?莫名其妙的你遺憾什麼?有什麼可值得遺憾的?”

“我遺憾你不會立功啊。”王耀裝作失望的歎了口氣道:“你自己想想,如果你能把我們的計劃告訴你們藍家的當家人,你們藍家能藉此機會滅掉清泉家,這麼一來,你是不是就立下大功勞了?說不定還會升職,不僅僅隻是做管家這麼簡單了?”

聞言,藍雲雙眼一亮,怔怔道:“咦?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如果我能成為滅掉清泉家的導火索,說不定我還真的會立功!真的會升職!”

“所以說啊。”王耀笑道:“要不要考慮一下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們的當家人?我們可以全力配合你們,把這件事情給辦好,保證能讓你立功升職,走上人生巔峰。”

藍雲猶豫片刻後,點頭道:“我可以勉強試試看!這樣吧,你們跟我一起回一趟藍家,我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們老爺,看看我們老爺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