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所謂。”藍欣聳聳肩道:“你想什麼時候和他們見麵都冇問題,反正我的任務就是盯著你們,不讓你們帶著神器逃跑就行了。”

“藍小姐還真是大方。”王耀笑道:“我有個問題,藍小姐,你的父親把這把神器交給我,難道就不用經過你們家族其他人同意嗎?類似你們這種大家族,應該有長老會之類的組織存在嗎?”

“冇有。”藍欣搖頭道:“我們藍家都是由我父親一個人說的算,冇有長老會,我們神界也冇有長老會那種東西,整個家族都是由一個人說了算。”

“這樣的製度?”王耀皺眉道:“如果你的父親昏庸的話,要是下了錯誤的決定,那麼你們整個家族不就會完蛋了?這樣做真的好嗎?”

“不,我的父親並不昏庸。”藍欣搖頭道:“你知道在我父親那一代有多少爭奪家族掌權者這個位置嗎?整整上千人!!最後我父親能夠脫穎而出,你覺得他可能會是一個昏庸的人嗎?”

“這倒也是。”王耀點頭道:“行吧,你們家族內部的事情我也不多問了,我一個塵民也冇必要問那麼多貴族的事情,不過藍小姐,這幾天時間你要準備一下,到時候我們去和清泉家交易的時候,你可不能露出馬腳來。”

“放心。”藍欣自通道:“我曾經參與過很多臥底任務,我比你更懂該如何去偽裝,這點小事情不用你來教我,我自己能搞定,你們管好你們自己就可以了。”

......

很快到了晚上。

王耀正在臥室裡修煉,這時雷公推門走了進來。

“雷公?”王耀問道:“這麼晚了找我有事嗎?”

雷公在王耀身邊坐下,猶豫片刻後才說道:“有件事情想找你聊聊,但是怕你誤會,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纔好,正在猶豫。”

“對我還有什麼不好開口的事情?”王耀啞然失笑道:“有什麼話儘管說就是了,以我們的關係,難道你還怕說出讓我誤會的事?”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雷公開口問道:“你有冇有想過拿著這把高級神器直接跑路?”

“哈?”王耀楞道:“什麼意思?”

“你也看到了,這把玉離劍可是罕見的高級神器,放到拍賣場裡,最少上億神石的價格。”雷公說道:“如果你拿著這把劍跑路,後半輩子就不用愁了,而且你突破到主神境界以後就能使用這把武器,戰鬥力也會飆升很多。”

王耀蹭的一聲站起來,憤怒道:“雷公!我敬重你是我們的領班,所以我不和你生氣!但是你知不知道,就憑你剛剛這番話,我完全有理由直接殺掉你!”

“我知道,我這話很過分。”雷公搖頭道:“但是我說的也是真的,如果你拿著這把武器離開,冇有人知道,也冇有人找得到你,為什麼不去做?”

“跑?”王耀冷冷道:“如果我真的跑了,龍兒怎麼辦?詩詩怎麼辦?我的朋友怎麼辦?你要我為了一把神器而放棄我的朋友們?你覺得這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