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月之後,王耀一行人住進了一家酒店當中。

“這塊大陸的麵積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大很多啊。”龍兒躺在床上,歎著氣道:“冇想到走了半個月了,我們的路程還隻是走了三分之一不到,這樣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那寶藏的地方。”

“慢慢來,我們有的是時間。”王耀左右看了看後問道:“詩詩呢?”

“她出去購買所需要的物資去了。”龍兒說道。

“哦。”王耀點點頭,又對郭海說道:“反正閒著無聊,問你幾個問題,你來青銅樹工作多少年了?”

“三十多年吧。”郭海說道:“當年從下界飛昇到神界以後我就進入了青銅樹,滿打滿算的話也算是在青銅樹工作了有三十多個年頭了。”

“那你之前說,這份寶藏是你和老大一起埋的,你和老大的關係肯定很不錯咯?”雷公問道。

“不能說是不錯,應該是非常不錯,我把他當兄弟的。”郭海笑道:“老大給了我很多幫助,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伸出了援手,如果不是他的話,我可能早就已經死了。”

說完,郭海臉色驟然陰沉了下來,冷冷道:“如果不是我知道這份寶藏的秘密,我恐怕會一直把他當成我的好兄弟,但是現在想起來,我隻會覺得噁心。”

“我倒是越來越好奇,這寶藏到底是什麼了,能讓你如此憤怒。”王耀說完後,看了眼時間,皺眉道:“詩詩去了這麼久,怎麼還冇回來?我們差不多該出發了。”

剛說完,房間門砰的一聲被推開,唐詩詩滿臉慌張的衝了進來,喊道:“王耀!不好了!出事了!”

“怎麼了?”王耀連忙問道。

唐詩詩邊喘粗氣邊說道:“剛剛我在外麵購買物資,看到了城裡出現了許多陌生麵孔,他們身上都有神界修士的氣息,我估計是神界的人來了,找郭海的!”

“他們有多少人?”雷公問道。

“不清楚,但是人數絕對不少,到處都是,而且我看到他們身上穿著不同的服飾,應該來自不同的神界貴族。”唐詩詩慌張道。

一聽這話,郭海咬牙道:“冇想到他們竟然咬的這麼緊張,我還以為他們至少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找到我,可是我們就在這裡停留了一天時間,他們居然就找上門來了,這鼻子還真是夠靈敏的啊。”

“王耀,現在該怎麼辦?跑嗎?”王胖子問道。

王耀想了想後搖頭道:“不行,不能跑,現在全城都是他們的人,一旦我們被他們發現,被包圍了起來那就麻煩了。”

“有藍欣小姐在這裡,他們難道敢動手嗎?藍欣小姐可是藍家大小姐,那些貴族應該不敢得罪藍欣小姐吧?”唐詩詩問道。

藍欣聞言,苦笑一聲道:“在神界裡,我的確是貴族,可是這裡是下界,他們把我們全部殺掉滅口,誰會知道是誰殺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