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相信王耀。”唐詩詩篤定道:“他絕對不可能就這樣死!我對他有信心,他肯定能殺掉白修,然後追上我們!”

“你相信王耀能夠越級戰鬥?”藍欣詫異的問道。

“我相信。”唐詩詩肯定道:“王耀絕對不會讓我們失望,他從來就冇讓我們失望過,我相信這次他也不會讓我們失望!”

“....不知道你們的信心是從何而來,不過算了。”藍欣歎氣道:“既然你們相信他,那麼我們就繼續前進吧,彆耽誤時間了。”

......

“咳咳咳可。”王耀第二十次從廢墟中爬起來,咬牙道:“冇想到天生境界比我想象中還要強這麼多啊,居然連碰都碰不到你一下。”

白修拍了拍微臟的褲腿,傲然道:“我都說了,你這種半神修士根本不是我這種天神境界的對手,何必浪費時間呢?對你對我都冇好處。”

“切。”王耀擦掉嘴角的鮮血,冷哼道:“如果你真的能乾掉我,那你為什麼還不動手?”

嗖——

剛說完,白修閃身來到王耀麵前,一伸手就掐住了王耀的脖子。

“咳咳咳。”王耀被掐的咳嗽不止,想要掙紮,卻掙脫不開白修那雙強有力的大手。

“我要殺你比捏死一隻螻蟻還要簡單。”白修冷冷道:“不過在殺你之前我有個問題,你是怎麼和藍家人合作的?以藍家人那種高傲的性格,為什麼藍欣會幫你們?”

“想知道嗎?”王耀勉強笑道:“因為我們塵民的素質比你們這幫貴族要高,也因為藍家比你們白家更加像人!”

“你找死!”白修掌心中出現一把匕首,二話不說,就準備朝著王耀的脖子刺過來。

轟——

就在此時,王耀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股十分強悍的氣流。

白修被衝的後退了好幾步,抬頭,不可思議道:“這...這是什麼?氣流爆炸?突破的前兆!不可能!你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破到天神境界!?”

感受著自己體內的血液沸騰,王耀看著自己的手掌,同樣不可置通道:“冇想到在瓶頸期卡了這麼久,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到了天神境界,真是運氣好啊!”

說完,王耀冷冷的對白修道:“看來老天爺不願意看到我死,讓我在千鈞一髮的時候突破了境界,現在我和你同樣都是天神境界,你可冇辦法殺我了。”

“那你是想多了。”白修冷冷道:“我進入天神境界已經幾十年了,而你隻是剛剛進入天神境界罷了,你以為憑你就算和我同等級,你也能戰勝我嗎?”

“那你試試看咯!”王耀說完,一個箭步閃到了白修麵前,一拳朝著白修的腹部轟去。

“好快!”白修內心一驚,連忙雙手橫在腹部前,用來抵擋。

嘭!

這一拳轟在了白修的雙臂上,直接把白修轟的往後平移了十幾步,兩條腿在地上擦出了兩條長長的溝壑來。

“嘶....”白修甩了甩髮麻的雙臂,難以相通道:“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明明纔剛剛突破到天神境界而已,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

轟——!

話音剛落,王耀在次衝了上來,一腳狠狠踢在白修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