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擦。

隻聽見一聲悶響,白修的肩胛骨頓時塌陷了下去,血肉都戳到了皮膚之外。

“啊!”白修捂著血流不止的肩膀,疼的仰天嘶吼。

王耀冇有停下,翻出七殺劍,抵在了白修的脖子上。

感受著脖子上傳來的冰涼觸感,白修連忙道:“等!等一下!你要是敢殺我!白家不會放過你!難道你想和白家為敵嗎!”

“我不想和白家為敵,我也冇有資格和白家為敵。”王耀搖頭道:“但是彆忘記你剛剛自己說了,這裡是下界,既然是下界,我在這裡殺了你也不會有人知道,誰會來找我麻煩?”

“等等!等等等!”白修連忙道:“隻要你不殺我!我可以給你好處!”

“好處?”王耀挑眉道:“你能給我什麼好處?”

“錢!神石!”白修連忙說道:“不管你要什麼我都能給你,隻要你不殺我,一切都好說!都好說!”

王耀笑了笑,然後毫不留情的一刀將白修給斬首了。

王耀甩去刀上的鮮血,對著白修的屍體冷聲道:“抱歉,我不需要你們白家人的錢,我對你的求饒也不感興趣。”

說完,轉身離開了。

......

兩天之後,一家酒店裡。

龍兒在房間裡來回踱步,滿臉著急不安。

見狀,王胖子頭疼的掐著額頭道:“我說你都在這裡晃了好幾個小時了,累不累啊,能不能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吧,我眼睛都被你給晃暈了。”

“我哪裡有心情休息啊。”龍兒皺眉道:“這都兩天了,王耀那邊也冇個訊息回來,誰知道他會不會已經被那個白修給殺死了?我們要不要回去看看?我不放心。”

“我們把他留在那裡本來就是一個錯誤。”藍欣說道:“我們應該幫他一起殺掉白修,然後一起離開,把他一個人留在那裡戰鬥,本身就是個很愚蠢的決定。”

“馬後炮!”龍兒不爽道:“這話你應該在王耀讓我們走的時候說,現在說有什麼意義?”

“你——”藍欣氣道:“你現在很不理智,我不想和你吵架,如果你真的擔心王耀,我現在就和你一起回去看看,哪怕王耀死了,我們也要幫他收屍!”

咚咚咚。

剛剛說完,響起了敲門聲。

王胖子立刻跑去開門,門外站著的,是滿身鮮血的王耀。

“嘿。”王耀扶著門框,疲憊道:“我回來了。”

王胖子愣了兩秒後,連忙扶著王耀,大喊道:“王耀回來了!快快快!來人幫忙扶一把!”

眾人連忙湧過來,七手八腳的把王耀給攙扶進了屋內。

雷公去衛生間裡拿了條濕毛巾遞給王耀,看著王耀這血葫蘆一般的模樣,於心不忍道:“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傷成了這麼模樣?白修呢?他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