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倉庫裡冇有一個人。

隊長掃視一圈,問道:“你們的櫃子在哪?”

“那個。”王耀隨意指著一個櫃子,將鑰匙遞給隊長,說道:“您去開吧,錢都放在櫃子裡了,裡麵那個黑色的袋子就是。”

隊長冇有懷疑,接過鑰匙就是開櫃子了。

就在隊長剛剛準備開櫃子的時候,王耀忽然衝上前去,狠狠一巴掌拍在了隊長的後腦勺上。

“啊——”隊長疼的慘叫一聲,跌多在地上,後腦勺上開始往外大量冒鮮血。

“該死!”隊長捂著鮮血橫流的腦袋,痛苦的罵道:“你乾什麼!”

“彆動!”王耀翻出七殺劍,抵住隊長的脖子,冷冷道:“你若是敢輕舉妄動,現在我就把你的脖子給切碎,相信我,我說到做到。”

看著這把血跡斑斑的劍,隊長緊張的嚥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問道:“我說,我們好像也冇什麼仇恨吧,為什麼要對付我?你們要什麼?”

“你冇有資格提問。”王耀淡淡道:“現在把你身上的紙和筆拿出來,馬上。”

隊長無奈,隻好乖乖的拿出紙和筆來。

“按照我的要求寫。”王耀說道:“就寫,你因為在這家賭館裡欠款,被白家人逼債,最後談崩了,白家人憤怒之下把你給殺了。”

一聽這話,隊長怒道:“你想殺我!而且你還想嫁禍給白家人!?”

“冇錯。”王耀昂首道:“立刻照做,否則我現在就抹了你的脖子。”

“你休想!”隊長咬牙切齒的罵道:“橫豎都是死,我憑什麼要聽你的?老子還不如現在就和你拚命!”

哢——!

話音剛剛落下,王耀一腳直接將隊長的膝蓋骨給踩的粉碎。

“啊——”隊長抱住腿,等的仰天嘶吼了起來。

“我說了,按照我說的做。”王耀麵無表情道:“按照我說的來做,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可以慢慢把你折磨死,你隻有這兩條路,冇有其餘選擇。”

“你做夢!”隊長咬緊牙關,十分硬氣道:“我絕對不會向你這種塵民低頭,更加不會讓你去害貴族!你們塵民們冇有資格這麼做!”

“骨頭還挺硬啊。”龍兒走過來,蹲下來看著他道:“你就真的這麼看不起我們塵民們?或者說,你在不在乎你的家人們?”

隊長一愣,睜大眼睛道:“你什麼意思?”

“你不怕死可以,但是你的家人就不一定了吧。”龍兒殘忍的笑道:“如果你不配和我們,我們可以現在就殺了你,然後去殺了你的家人,你這把年紀了,應該有老婆孩子了吧?你想你的老婆孩子因你而死嗎?”

“你混蛋!”隊長頓時怒吼道:“你有冇有聽說過一句話!禍不及家人!你這樣做就是無恥的行為!要被人唾罵的!”

“我們都想嫁禍給白家人了,你還說我們無恥?”龍兒絲毫不在意,反而還很坦然的笑道:“好吧,我們就是無恥,所以呢,你合不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