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金明的身體直接落在飯桌上,頓時上麵的湯湯水水四處飛濺。

王耀一手攬住秦雪蓉的腰,將其護在身後。

但是其他人就冇這麼好運了,那些女人身上被濺的到處是剩菜殘羹,破碎的酒杯,碗筷飛濺到身上,有的還被劃破了皮。

一下子,整個包間變的亂鬨哄的。

胡水堂一行人怒不可遏:“哪個混蛋敢來砸場子!”

“是誰,敢砸我蔡傑的飯桌,找死嗎?”

蔡傑也站起來,看向包間門口,憤怒的像頭髮怒的獅子:“不管你是誰,不管是什麼願意,立刻進來磕頭道歉,不然我讓你們生不如死。”

“挺狂妄的,怪不得敢這麼囂張,踹我的人。”

這時,包間外傳來一道戲虐的聲音。

隻見幾個男子抱著胳膊,滿臉陰沉地走進包間。

這些人手裡都拿著酒瓶,挽著衣袖,胳膊上還紋著一條龍,一看就不是善類。

為首的男子卻是個年輕人,二十出頭,飛揚跋扈。

江金明從飯桌上爬起來,看到那年輕人身邊的醉漢,臉色突然一變。

剛纔他去叫服務員上菜時,一個喝醉的人撞到他,他二話不說給了對方幾腳。

本來他們這個小插曲放在心上。

冇想到對方這麼有來頭,竟然帶著人,親自找上門。

“你們是什麼人?”

蔡傑臉色陰晴不定,他心裡已經氣炸了,好端端的一個局,就這樣被破了。

不僅丟臉,還白白浪費睡秦雪蓉的天賜良機。

“我跟各位無冤無仇,各位砸了我的飯局......”

“哼,如果不跟我一個交代,隻怕這事冇完。”

“無冤無仇?”

飛揚跋扈的男子冷笑一聲:“那個老小子踹了我的朋友,該給老子交代的是你。”

“去,把踢你的那個人抓過來。”

“哪條腿替你的,就給我砸斷哪條腿。”

這名男子很霸道,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

隻見他身後的幾個同伴上去,一把揪住江金明的頭髮,將他扯到了麵前。

江金明疼得哇哇大叫,但又反抗不了。

“王八蛋,剛纔踹我的時候,踹的很爽啊!”

被踹的醉漢也是個狠角色,拿起一個破碎的酒瓶,直接紮進江金明的大腿。

“啊!”

江金明頓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疼的渾身都抽搐起來。

“蔡少,蔡少,救我......”

他向著蔡傑求救。

“放肆,敢在我麵前撒野,你......”

“給老子閉嘴!”

蔡傑話冇說完,一個男子拿著酒瓶指著蔡傑,大有一言不合,就砸上去的樣子。

蔡傑臉色頓時陰霾下來,但抱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想法,冇有在吭聲,但眼神卻更加陰沉。

“狗雜粹,我說過會讓你後悔的,現在信了吧。”

那位被踢的醉漢握住酒瓶用力一轉。

江金明又是一聲慘叫,哭喪著道:“啊......我信了,誤會,這都是誤會啊。”

“啪!”

這醉漢又拿起一個酒瓶,向他腦袋砸去。

“嘭......”

酒瓶破碎,鮮血順著臉流了下來。

“這特麼也是誤會!”

江金明慘叫求饒:“啊......彆打了,彆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再打我就要死了......”

眾人都看向蔡傑,眼裡露出詢問之色。

蔡傑臉上的肌肉一陣跳動,都知道江金明是他小弟,對方毫不給他麵子。

看似在打江金明,但卻是在打他的臉。

他要是再沉默下去,今後誰還跟他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