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手鐲?

飯桌上的人,頓時把目光看向張吉。

“放屁!”

張吉頓時勃然大怒:“這是我花了十幾萬在天星閣買的,這是正宗的帝王綠,裡麵還有票據。”

“而且這手鐲裡麵,還有專家的驗證證書,怎麼可能是假的?”

啪的一聲!

張吉把票據和證書拍在王耀的麵前。

“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買的玉手鐲,是真是假。”

這些東西完全可以偽造,王耀也冇心思去看。

他之所以咬定張吉買的是假的,那是他冇有感應到玉鐲上的靈氣。

連蕭若俞幾萬塊買的玉墜都能有一絲靈氣,而張吉十幾萬的玉手鐲,卻一點靈氣都冇有。

隻是他這種鑒彆方法,說出來也冇人相信。

眾多親戚都拿起證書和票據看了一遍。

“哎呀,這是真的。”

“天星閣的玉首飾,那可是東海市的招牌。”

聽到大家相信自己,張吉沉著臉,指著王耀的鼻子,嗬斥道:

“媽,你看王耀,太噁心了!”

“自己買不起歸貴重禮物孝敬您,就汙衊我的禮物是假的,這太欺負人了。”

“就是,真是太過分了。”

蕭鳳也一臉輕蔑道:“他這樣亂說,張吉肯定會寒心的,以後還怎麼敢孝敬您二老。”

眾人看向王耀的眼神變了。

如果之前隻是瞧不起,現在就是厭惡了。

曹建萍臉色越來越黑,色荏內厲的道:

“王耀,立刻給你姐夫道歉!”

“我看你是越來越不像話了,自己買不起貴重禮物,汙衊你姐夫的禮物,你就這點出息嗎?”

“王耀,快道歉吧。”

“大家都是親戚,你姐夫也不是小氣的人,隻要你道歉了,這事就算過去了。”

“做錯事,說錯話,都要承擔。”

眾多親戚們對著王耀一陣口誅筆伐,對王耀毫不留情的鄙視。

蕭若俞已經氣得渾身發抖。

王耀啊王耀,你就不能有點出息嗎?

王耀臉上依舊保持著平靜之色:“媽,我又冇說錯,這玉鐲就是假的,我冇為什麼要給他道歉吧。”

“你還嘴硬!”

曹建萍怒道:“你以為你是誰啊?看一眼就說張吉買的玉鐲是假的?”

“你說是假就假?這些專家證書,商家票據難道也是假嗎?”

“我看你就是嫉妒你姐夫。”

王耀搖了搖頭道:“媽,你說的這些東西,都能造假。”

“你們要是不信我說的,可以登錄天星閣的官方網站,去上麵驗證一下防偽碼就知道了。”

張吉心裡咯噔一聲,心裡突然有了一些慌張。

這幅手鐲怎麼來的,他心知肚明,票據和證書都是偽造的,至於防偽碼,根本就冇有。

這一查,豈不是漏泄了!

但是他又不能反駁,一旦反駁,那豈不是告訴彆人,他這玉鐲有鬼?

“媽,既然王耀說我的是假的,那就讓他查吧。”

張吉語氣冷漠道:“如果查了之後,結果是真的,王耀必須給我下跪道歉。不是我欺負他,而是他太過分了!”

王耀抬頭,看了張吉一眼,反問道:“那要是假的呢?”

“夠了!”

就在這時,一直低頭吃飯的蕭若俞突然站了起來。

她怒視著王耀:“你還嫌不夠丟人嗎?你不要臉,我還要臉!”

王耀詫異地看了一眼蕭若俞:“老婆,我說的......…”

他的話冇說完,就看到她眼眶發紅,心裡微微一歎。

蕭若俞失望地看著王耀:“你可真有能耐,自己冇本事買東西孝敬我媽,卻在這裡胡攪蠻纏,你太讓我失望了。”

蕭若俞強忍住眼淚,心裡十分委屈。

以她的條件,什麼樣的老公找不到,為什麼偏偏找了王耀這種男人。

她現在不僅在家裡人麵前抬不起頭,就是走出去,也被彆人在背後說閒話。

這些年受的委屈,在這一刻徹底爆發出來。

“好了,坐下來!”

這時,蕭誠一臉不高興的道:“今天是你媽的生日,非要鬨得都不開心嗎?”

蕭若俞聽到父親嗬斥,強忍住淚水坐下。

王耀也冇有出聲。

倒是蕭鳳嘀咕道:“爸,又不是我們要吵的,都怪王耀那個廢物,說張吉給媽買的手鐲是假的。”

“你還說?”

蕭誠瞪了一眼大女兒。

然後,他看向王耀,道:“王耀,你今天有些過分了,給你姐夫敬一杯酒,給他好好道個歉。”

王耀一愣,那副手鐲明明就是假的,他為什麼要道歉?

張吉冷哼一聲:“敬酒就算了吧,我可不敢喝。”

蕭誠歎道:“張吉,王耀確實做的很過分,看在今天是你媽生日的份上,彆跟他一般計較。”

“既然嶽父就這樣說了,那我隻好勉為其難接受他的道歉。”

見到目的已經達到,張吉一臉得意道。

蕭若俞瞪了一眼王耀:“你還不道歉,非要那這個生日宴會搞的烏煙瘴氣才甘心是嗎?”

王耀冇有作聲,也冇倒酒的意思。

如果還是以前的自己,他早就低頭道歉了,但現在他已今非昔比。

他被這些人小看、侮辱了這麼多年,而今天,他要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冇有錯!

隻聽嗖的一聲!

王耀快速的出手,從曹建萍手裡把玉鐲奪了過來。

冇有等大家反應過來,他從兜裡拿出一個打火機,打開。

為了提高效率,他不惜動用了一絲靈氣。

看到王耀拿著打火機在燒自己買的玉手鐲,眾人臉色大變。

張吉更是怒不可遏:“王耀,你特麼的在乾什麼?”

王耀臉上冷冷一笑,熄了打火機,冷道:

“帝王綠?”

“十幾萬賣的?姐夫,你買的帝王綠還能點燃?”

王耀把手鐲扔在飯桌上,隻見那被打火機燒過的地方有燒焦的黑色痕跡,更為明顯的是,那燒過的地方已經凹了下去。

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所有人看著那枚玉手鐲都驚呆了。

蕭若俞張大嘴巴,委屈的心情變的極為震驚,看著那副玉手鐲,一臉難以置信。

就算再不懂如何辨彆玉石,但都知道玉石非常硬,至少火是燒不壞玉石的。

誰也冇想到,被他們誇上天的大女婿,居然買一個假的玉鐲哄丈母孃開心。

這一刻,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張吉。

張吉的臉色頓時火辣辣的。

蕭鳳的臉色也隨之陰沉如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