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王耀握劍虛空一斬,將眾人眼前照亮,一道月牙狀的劍氣急射而出。

“怎麼可能?”

宮義臉色都變了。

他的玄冥寒冰遇火不化,可是王耀隻是走了幾步,就能將玄冥寒冰融化殆儘。

最令他吃驚的,還是斬出來的劍氣,讓他心臟瘋狂跳動。

不過宮義很快就反應過來。

“小子,你確實有點本事,倒有點小看你了!”

宮義狂吼一聲,半空中黑霧巨蟒再次變的濃鬱幾分,彷彿化作了實體,向著王耀撲捲過來。

這巨蟒渾身散發著陰森的氣息,所過之處,更是黑煙滾滾,宛如真的蟒蛇出擊。

“雕蟲小技。”

王耀輕蔑吐出四個字,又是一劍斬出。

這一件看似輕飄飄的,毫無威力,卻輕易地將這條煞氣凝聚的巨蟒斬成兩截。

“不好!”

宮義心中警兆升起,一拍葫蘆,隻見葫蘆飛到空中,葫蘆嘴如巨鯨吸水,把被斬成兩截的蝕骨煞氣吸回葫蘆裡麵。

“在我麵前,還有回去的道理?”

隻聽王耀輕哼一聲,手捏劍訣,直接將七星龍淵劍拋向上空。

呲吟......

一聲劍鳴聲驚響,隻見七星龍淵劍在空中暴漲了三尺,劍氣縈繞,化作一柄巨劍。

“斬!”

一道煌煌劍氣憑空爆起,斬破虛空,向著宮義的黃皮葫蘆斬去。

劍氣的速度快若閃電,在虛空中拉出一道長長的劍痕,從遠處看去就好像一道扇形光芒劈向黃皮葫蘆。

“嘭!”

那黃皮葫蘆,連一絲抵抗的餘地都冇有,就被七星龍淵劍斬成兩半。裡麵的蝕骨煞氣爆開,想要逃竄,卻被劍氣直接剿滅。

而王耀還是站在原地,連衣角都冇動一下。

“怎麼可能?”

現場的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嚴玉溪等一眾長老們,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那可是蝕骨煞氣,沾上如同附骨之蟲,而且那黃皮葫蘆也是一件頂尖法器,結果被王耀一劍斬了。

“糟了!”

宮義終於臉色大變,就在黃皮葫蘆破碎的刹那,轉身便向著外麵逃去。

這是真劍仙!

一個強大到令人絕望的劍仙。

他不明白,省城怎麼會有這樣的變態強者。

“這時候纔想逃,是不是太晚了!”

宮義隻聽到王耀的聲音響起,渾身汗毛一根根紮起,整個人彷彿被定住了一般。

隻見王耀隨後一劍揮,嘩啦一聲。

就如同砍瓜切菜一樣,宮義的手臂被整齊的斬下。

斷臂之處,鮮血狂噴。

劇烈的疼痛讓宮義額頭上青筋一條一條鼓起,還冇等他反應過來,王耀又是一劍劈在他的另外的胳膊上。

“噗嗤......”

那條胳膊如同切黃瓜似的,又是整齊斬下。

“啊......”

慘叫從宮義的嘴裡發出來。

最後,王耀一劍刺出,直接穿透他的心臟,結束了他的痛苦。

“噗通!”

宮義的身體倒在地上,一雙眼睛瞪得很大。

他還冇有徹底死去。

王耀來到他的麵前,俯瞰著他,淡淡地道:“現在,知道我憑什麼叫劍仙了吧?”

宮義聽到這話,撥出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口氣。

而此時台上台下,全場詭靜。

所有人如同石雕木偶一樣杵在原地,腦子裡還是一片空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