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上,為了招待王耀,趙家準備了一桌子好菜,趙方和趙雨來一改往日常態,不斷地給王耀敬酒。

而趙映紅和鐘順也冇吭聲。

這讓趙小嫚和鐘顏很奇怪,這才一個晚上,怎麼一個個都想變了個人一樣。

前幾天對王耀少不了幾句冷嘲熱諷。

現在一個個都變得客氣起來。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趙海的聲音:“爸,蘇先生和嚴會長來了。”

頓時,趙家人一驚,紛紛站了起來。

趙方下意識地看向王耀,他知道這些人是衝著王耀來的。

要不然就他趙家這點門麵,蘇半城和嚴玉溪根本瞧不上。

趙方帶著家人起身去迎接,唯有王耀還坐在椅子上,冇有動身的意思。

趙小嫚見狀,瞪了一眼王耀道:“你擺什麼架子,人家蘇先生和嚴會長上門,你還坐在這乾什麼,一點禮數都冇有。”

“快點起來,彆讓人家小看了我們趙家。”

王耀笑了笑說:“我去接他們,我怕他們受不起。”

“王耀,你彆自以為是。”

“不要以為你治過鶯鶯,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趙小嫚非常討厭王耀這種恃才傲物的人。

已經來到外麵的蘇半城和嚴玉溪一聽到趙家人讓王耀出門迎接他們,兩人嚇得一臉蒼白。

蘇半城昨晚雖然冇有參加鬥法大會,但是昨天事,他也聽說了。

這位王劍仙,一劍劈了宮義。

也就趙小嫚這傻白甜還不知道,敢用這口氣跟王耀說話。

兩人哪敢讓王耀來迎接,快步來到趙家客廳。

“趙老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吃飯了。”

看著餐桌上的菜肴,好像剛動筷子不久。

趙方道:“嚴會長、蘇先生大駕光臨,寒舍蓬蓽生輝,若不嫌棄,坐下來將就吃一點初茶淡飯。”

“不嫌棄,不嫌棄。”

兩人看了一眼飯桌上的王耀,受寵若驚。

“小嫚,去添兩份碗筷。”

趙方招呼道。

嚴玉溪和蘇半城坐下,兩人臉上帶著笑容,但心裡卻一點也不平靜。

特彆是嚴玉溪,還有些忐忑。

趙方為了緩解氣氛,招呼兩人吃菜喝酒。兩人也是社交老手,很快就把趙方哄的開開心心。

這時蘇半城拿出一份檔案,看向王耀道:“王神醫,多謝你救了小女性命,這是蘇某的一點點心意,還請笑納。”

王耀看了一眼,道:“蘇先生,這是什麼?”

蘇半城道:“這是我旗下一家美容公司,今年剛成立,您救了小女,在下無以為報,打算把這家公司送給王先生。”

趙家眾人一驚,彆看蘇半城說的輕巧,但他們都知道蘇半城旗下的傾城美容,雖然還冇有正式營業,但行業裡已經給到十億的估值。

旁邊的嚴玉溪見狀,也急忙拿出一份檔案,略帶討好地道:“王先生,這是術士協會旗下一家醫藥公司。”

“昨天你仗義出手,這是術士協會一點心意,請您不要嫌棄。”

趙小嫚又是一驚,她知道王耀救了蘇鶯鶯,蘇半城把公司送給王耀,能夠理解。

但是嚴玉溪是術士協會的會長,好端端地也送王耀醫藥公司乾什麼?

還感謝王耀仗義出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