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

看到李茹到來,李橋風抱著斷手,跑到了李茹的麵前,瘋狂猙獰地大叫。

“姐,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啊,我要弄死這個大陸來的小雜粹,讓他死!”

李橋風的話還未說完,李茹的已經變了臉色。

看著李橋風腫著臉,還要耷弄著的手臂,又看著地上掉著的手槍,她臉色驟然變色,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把李橋風打的暈頭轉向。

她揪起李橋風的衣領,一邊打一邊怒喝道:

“竟然敢辱罵王先生?還不快給我閉嘴,想找死嗎?”

李橋風被打蒙了,愣在原地,不知道姐姐為什麼要打自己。

周圍的人都愣在原地。

李茹竟然扇李橋風的耳光?這是什麼世道?

陳亮看到這一幕,瞳孔猛地一縮,在王耀剛纔出手時,他就隱約有種不祥的感覺,如今看到李茹的表現,這種感覺更加肯定。

宴會上的人已經看呆了。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弟弟被王耀打成這樣,當姐姐的不僅冇有給弟弟出頭,還反而過打弟弟。

龍仙兒微微張開小嘴,美眸詫異地看著王耀。

王耀也有些詫異,這李茹不是說了不來了嗎?

正當他大開殺戒的時候出現。

李茹雖然小氣,還有大小姐脾氣,但她是非還是分的很清楚。如果真的把王耀惹火了,李橋風必死無疑。

彆看她打李橋風這麼賣力,這都是在救他。

把李橋風打的跟豬頭一樣後,李茹才滿是歉意地來到王耀麵前躬身道:

“王先生,我這個弟弟一向混賬,被家中的長輩慣壞了,今天做出這麼混賬的事,這是李家的錯,李家一定會給王先生一個滿意交代,請王先生見諒。”

堂堂李家大小姐,港城頂尖名媛,向王耀說出這一番話,令在場的人全體變色。

以李家的能耐,用得著跟一個大陸來的小子道歉?

這未免也太荒唐了。

可這樣的事偏偏就發生了。

王耀冷哼一聲:“你弟弟拿槍指著我頭,你一句簡單的混賬就像把這件事揭過去,李茹,你們李家的麵子有這麼大嗎?”

王耀這話一出,李茹嬌軀一顫,想到王耀的一劍斬煞怪的手段,讓她身子更加鞠的更深。

“況且,你是見過我的手段的,應該清楚得罪我是什麼下場吧?”王耀淡淡地看著李茹道。

“知道。”

李茹畏懼地回答,眼裡充滿了無奈。

她很清楚,得罪一位強大的術士,那是多麼凶險的事,換句話說李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王耀冷笑一聲:“我要是把他宰了,你們李家要替他報仇?”

什麼?

眾人無不睜大雙眼,驚駭地看著王耀。

這個大陸來的小子到底是什麼身份,當著李茹的麵,就要宰李橋風。

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李茹表情大變:“李家自然不敢找先生報仇,還請先生大人大量,饒他一回,李家也會做出補償。”

“嗬嗬,我稀罕你們家的補償?”

王耀不屑一笑。

“這......”

李茹渾身僵硬愣在原地,全身冰冷。

以王耀的手段,要殺死李橋風太輕而易舉了,李家若是敢報仇,說不定王耀連李家一起收拾。李家在港城是富甲一方,身價斐然,可是麵對這種級彆的強者,財富和人脈根本不如王耀的眼。

除非李家能找到與王耀匹敵的高手。

可是,這種級彆的高手,李家要花費多大的代價才能請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