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血魔宗,林陽本就反感。

先不說它是什麼邪門歪道,做了不少為人不齒的勾當,就單單說血南獄跟先前與血梟間的衝突,林陽就對他們冇什麼好印象。

與這些人打交道,一個不好,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林陽就怕了這些人。

“林神醫誤會了,在下怎敢威脅您呢?我知道,先前我們之間可能有些不愉快的地方,血梟在這向您道歉!”血梟笑道,繼而朝旁邊的人招了招手。

先前那名在招婿現場對林陽指手畫腳的女子立刻上前,朝林陽鞠躬:“林神醫,方纔都是我不對!我罪該萬死!還請林神醫原諒!”

“不必了,我說過我對你們血魔宗冇興趣,我也不想跟你們有任何牽連!咱們到此為止吧。”林陽淡道,轉身要走。

可在這時,血梟突然喊了一聲。

“林神醫,您如果真的就這麼一走了之,怕不是要多個敵人,少個朋友啊!”

這話一出,林陽眼神森冷,扭過冷哼:“看樣子你們血魔宗是想跟我為敵了?”

“不敢,藥王村的下場在那擺著,且我聽聞東皇教跟古派與林神醫您都有密切聯絡,真要與您為敵,絕不是明智選擇,尤其是在這大會開啟之餘”

記住網址。com

“那你什麼意思?”

“林神醫,我的意思還不夠明顯嗎?這不是我血魔宗想與您為敵,而是您想與我血魔宗為敵啊。”血梟微笑道,繼而湊近幾分,淡淡開腔:“血南獄的死,應該與林神醫您有關嗎?”

“血南獄?”

林陽眉頭微鎖。

“我宗已經很久沒有聯絡到血南獄了,我們查詢了一下他的蹤跡,發現他的死亡與他徒弟有關,而他的徒弟身邊,似乎有您的身影,血南獄的實力無需多言,整個國內,冇幾個人是他的對手,但如果麵對的是林神醫,我想他應該也是凶多吉少的!”血梟笑道。

林陽搖了搖頭:“我本不願殺血南獄,奈何他咄咄逼人,既然你們已經知道,那我也不隱瞞,如果你們想找我報仇,我覺得現在就行,當然,前提是你們得有這個實力。”

“不不不,林神醫,我們可不是來找您算賬的!我說了,我是來找你幫忙的!之所以說這件事,隻是表明一下我們的態度,更何況,我們聽聞您與紅顏穀的關係似乎也鬨得比較僵化了,紅顏穀可非比尋常,那都是一群仙人,您招惹了她們,隻會麻煩不斷,可如果您得了我們血魔宗這個強有力的外援,何懼她紅顏穀呢?”血梟笑眯眯道。

他話裡麵很有他意。

雖然表麵上他是說要跟林陽結盟,可實際卻是脅迫林陽不同意,便與紅顏穀聯手對付陽華。

紅顏穀強大,但血魔宗也絕不簡單,它甚至比紅顏穀還要神秘。

如果說林陽同時跟這兩個恐怖宗門抗衡那麼,縱然陽華再強大,也會在這兩尊恐怖巨人的腳下被踩成齏粉

林陽陷入了沉思。

“林神醫,其實我們血魔宗並不是要求您做什麼很為難的事,對您而言,不過舉手之勞,隻要您願意出手,我們一定會給予您豐厚的報酬!林神醫,您可聽過血靈芝?”血梟笑問。

“血靈芝?”林陽愕然:“怎麼?你們血魔宗有這東西?”

“現在冇有,但如果林神醫願意出手,就會有了,而且這血靈芝,實際也是林神醫您的!”血梟笑道。

聽到這話,林陽的呼吸頓時急促了幾分,他竭力穩定住自己心態,沉道:“你且道來。”

“就知道林神醫您這樣的醫武對這絕世神藥感興趣。”血梟湊近幾分,低聲道:“實不相瞞,林神醫,我們血魔宗這些年來得罪了不少人,仇家也很多,就在一週前,幾名絕頂高手來到我血魔宗外,屠戮我宗弟子,更欲將我宗的血靈芝搶奪走!”

“你不是說你們血魔宗冇血靈芝嗎?”

“我宗外生有一株血靈芝,我們並未發現,倒是被那些人看到了,血靈芝還有十三日成型,他們便守在血靈芝旁邊,意圖等血靈芝成型後將其采摘!”

“原來如此那你們為何不派人去奪殺?對方隻有數人,你全宗上下,豈能對付不了?”

“林神醫有所不知,這幾人其實是我血魔宗的敵人蠱惑而來,他們個個身手不凡,實力通天徹地,我血魔宗真要強行除殺他們怕是會付出不小的代價,一旦損失大起來了,我們的敵人就會乘機攻我血魔宗,那個時候,我血魔宗危矣!

而且,那些人中也有一名強大的醫武,他們之所以守血靈芝,便是為那名醫武,根據我們的探子偷聽到他們的談話稱,那醫武打算生服血靈芝,以提升自己的實力,那醫武一旦吞了血靈芝,功力大增,舉世無敵!到時候他們殺進我血魔宗,便是易如反掌!!”

說到這,血梟連連歎氣。

林陽也不住點頭:“血靈芝的確對武者的功力有很大幫助,它所增幅的可不是肉身,而是在於神經及大腦,武者修煉達瓶頸時,服用血靈芝能夠很容易突破!甚至,它能增幅武者的天賦!而且增加的不是一點半點。”

“林神醫,您也是醫武!您更懂得這其中的利害關係!這幫人現在無疑是一個定時炸彈,隻有您能將他們拆除!隻有您能對付那名醫武,所以煩請林神醫不吝賜教,前往為我血魔宗解決這個憂患,作為回報,我們不僅可將血靈芝免費贈您,更會準備一大批禮品相送,不僅如此,紅顏穀那邊,我血魔宗一定立在陽華身旁,叫她們不敢亂來!”血梟嚴肅說道。

林陽再度思緒了起來,片刻後,他淡淡問道:“什麼時候出發?”

“越快越好!”

“那就明天吧,我現在得回一趟江城,明天你派人來接我。”

“好,好!林神醫,多謝。”

血梟激動道,急忙從口袋裡取出一張名片,遞了過去。

“林神醫,這是我的聯絡方式,有什麼問題,可隨時給我來電。”

林陽接過一看。

“正和除草公司總經理?”

“在外麵掩人耳目的包裝罷了。”

“我知道,明天見吧。”

林陽揮了揮手,轉身離開。

“恭送林神醫!”

血梟立刻鞠躬,臉上笑眯眯的,誰也猜不透他心中想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