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主,你在發什麼呆呢?酥酪都灑到身上了!”

珠兒一陣輕呼!

奕淩瑤低頭一看,果真灑了一裙子,都怪自己想的太認真了,可惜了這份糖蒸酥酪。

翠兒從箱籠裡又拿了一套衣裙給奕淩瑤換上,一邊換一邊說:

“公主這是怎麼了,自摔下馬之後便神誌恍惚時常發呆,太醫不是說無礙麼?”

“怎的現在連用個膳都發起呆來,讓奴婢怪擔心的,晚些時候還是遣太醫再來看看吧?”

奕淩瑤聽著翠兒的嘮叨心裡一陣暖流,便笑道:

“你這丫頭,小小年紀便如此嘮叨,以後你的夫君豈不是要被你嘮叨一輩子?”

“公主?!公主你才八歲,怎的這麼口無遮攔,這要是讓皇後孃娘知道了定要罰你抄一百遍女則!”翠兒氣急敗壞道。

珠兒在旁邊捂嘴笑的前仰後合。

奕淩瑤換完衣衫之後接著用膳,兩個侍女就站在旁邊替奕淩瑤佈菜。

隻見奕淩瑤皮的很,一會兒要吃這個,一會兒又要吃那個,竟忙的兩人團團轉。

珠兒和翠兒看著公主吃的開心忍不住又打趣起來。

三人又笑做一團。

殿內一陣歡笑聲傳了出來。

殿外明月高懸,皎潔的月光揮灑在屋頂。

夜幕中,一個頎長的墨色身影隱在黑暗中,看著殿內的小人兒白皙粉嫩的小臉上露出的笑容,不自覺的嘴角微勾,腳下一點,消失在夜色中。

-------------------------------------

墨王府—永寧苑

“可查到是怎麼回事了?”

一個低沉且佈滿寒意的聲音響起。

“回主子,屬下去馬球會場地檢視之時發現馬槽與料草已經被清理過了,看不出有任何異樣,那匹死馬也不見蹤影。”

江語眼見墨宸彥的臉色眼見的冰冷起來,便立馬接話到:

“屬下買通了餵馬的小倌兒,得知那匹馬已經被拉倒城外打算焚燒滅跡,還好屬下趕到的及時。”

“屬下剖開馬腹,馬腹之內還有未消化的草料,其中混入了馬醉木,所以導致了馬兒的發狂。”

“而在草料之中摻入毒草之人,接觸這草料之數十人之多,餵馬的小倌兒稱大部分是齊國公的家奴。”

“但是看見了個臉生的靠近了一下馬廄,說是見過在二公子身邊跟著,具體是誰不甚清楚。”

“屬下也查了今天跟二公子去馬球會的人是侍書和寒落,侍書是每天都跟在二公子身後的,想來很多人都是認識的。”

“臉生的大概就是寒落了。寒落是二公子的侍衛,有些功夫在身上的,投毒對於他來說並非難事。”

“好,本世子知曉了。”

“給聞玉書的書信可送出去了?”

江語道:“已經送出去了,送信的鷹半日就可到達,聞公子收到信之後快馬加鞭也得三五日。”

“好,下去吧。”

墨宸彥揮手道。

之後一個人坐在書房沉思起來。

“這麼說是墨昊陽動的手腳。”

“好端端的墨昊陽怎的要對瑤瑤不利?”

墨宸彥疑惑道,突然他想起玲瓏公主跟瑤瑤打賭之事,稱隻要瑤瑤敢騎上那匹未馴服的汗血寶馬便把那匹馬贈與她。

瑤瑤自小生性活潑且善於騎馬,第一眼看見那匹馬就喜歡的不得了,玲瓏公主深知瑤瑤的性子。

汗血寶馬產自北遼,奕國並不多見,拿汗血寶馬做賭注瑤瑤一定會答應。

因著出宮之時虞皇後囑托他照顧好瑤瑤,他覺得訓馬太過危險未同意打賭之事,瑤瑤跟他發了好大一通脾氣。

此時正好墨昊陽的貼身小廝侍書來找他說墨昊陽有事請他過去一趟,他便想先讓瑤瑤自己消消氣,囑咐好瑤瑤的侍女翠兒等他回來再履行賭約。

然後在去的路上遇到晏尚書之女晏淑予。

見到墨宸彥之後晏淑予見了個禮之後就走了,臨行之時跟婢女說了一句玲瓏公主約了很多貴女一起去馬球場,恐有事發生。

他聽完這句話覺得宴淑予意有所指,好似在提醒他什麼。

墨宸彥加快腳步返回馬球場。

遠遠就看到了瑤瑤已經翻身上馬,而就在上馬之時馬就開始發起瘋來,瑤瑤身量未足,被髮狂的馬顛了下來,他衝過去為時已晚。

墨宸彥隻能暗恨自己剛剛湊巧離開,如果他在斷不會讓瑤瑤摔下馬!

當時墨昊陽也在場,如果自己冇在場的話,應該是墨昊陽來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看來有事找本世子是假,想支開本世子纔是真”

墨宸彥眯了眯自己的眼。

“好的很,他竟然打的是這個主意!

隻可惜墨昊陽的手段竟如此拙劣,稍微一打聽便露出了馬腳。

看來他這弟弟野心不小呢,想借英雄救美攀附公主,好為自己爭個好前程。

“可是這件事是玲瓏公主跟瑤瑤做的賭約,看來玲瓏公主跟他這位好弟弟一早就相熟了,玲瓏公主也是公主,他何必捨近求遠接近瑤瑤呢?”

突然他腦袋靈光一現。

“虞老將軍!”

“原來他的目標是想拉攏虞老將軍,難道也想進入軍中麼?看來本世子這位弟弟深藏不露,以前倒是小瞧了他!”

墨宸彥冷笑一聲。

“我這弟弟有如此高遠的誌向,做哥哥的自當助他,但他千不該萬不該把主意打到瑤瑤身上,想出這種下三濫的招數來,把瑤瑤傷到如此地步。”

“看來我這弟弟意在王位啊!既然好弟弟都開始出招了,那我這個哥哥理應接招。”

“況且瑤瑤,豈是他能染指的!”

想罷,墨宸彥麵上一冷,朝角落一揮手,一道戴著麵具的黑影出現。

“你回閣裡挑幾個身手利落,善於隱藏的暗衛,隨時保護好淩瑤公主,不可讓她察覺出來。”

“再挑兩個身手好些的侍女安插進宮,送到瑤華宮中貼身保護,這次的事切莫再發生!”

“附耳過來。”

黑影往前傾身。

“這幾日你去給我那好弟弟找點事做,順便去看看寒落在哪,然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