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23章

或許能夠撐到天亮

冗長的北域邊疆線。

僅僅依靠五支遊騎兵小隊巡防死守。

陳東不知道盜門五將能不能成功,但他卻知道,就算失敗,也是盜門五將儘皆隕落之後。

這場大戰,天下落注。

已經到達了賭國運的地步。

按照霍震霄的部署,是將百族聯軍的所有火力,儘皆壓製在鎮疆城。

不論戰火有多猛烈,鎮疆城和大雪龍騎軍們始終是最終承受者。

盜門五將率領的遊騎兵,隻需要阻截住穿越邊疆線的一支支小股聯軍戎伍即可,預防這場大戰的戰火再度蔓延,形成遍地開花的局麵。

隻要撐到了最後。

陳東篤定,這一戰,天下知盜門!

當年,徐清風以一己之力,將盜門貼上了個人標簽,讓天下默認為盜門是徐清風的。

這樣驚才絕豔的盜門魁首,於盜門而言,是利也是弊。

利是徐清風在的時候,盜門天下無二,無人能掇其鋒芒。

弊是徐清風不在的時候,哪怕盜門八將,僅僅是離開了一位盜聖,還有七將在,可依舊被人們認為,盜門衰敗!

而現在,盜聖歸來,插旗鎮疆城。

當初鑄造武道身的時候,徐清風就已經將自己的選擇告訴了盜門其餘諸將。

老木匠的死,巫將的死,都是他的答案。

盜門五將也心知肚明。

二十年的沉寂,他們卻是用這最後一戰,昭告天下。

隻要這一戰功成,天下纔會知道,盜門從來不止一位盜聖,還有……其餘盜門諸將!

蠟炬成灰淚始乾。

現在盜門五將,正在燃燒著他們最後的生命之火,去照亮天下,去向天下證明著盜門。

陳東絲毫不懷疑五將的決心。

這世上,總有些人,將信仰看的比命重要。

更遑論,還是這些曾經榮光加身,又經曆了二十年沉寂的老前輩!

“陳龍頭!”

一位金衛衝了過來,將陳東從繁雜的思緒中抽離了出來。

“什麼?”

陳東皺眉看著眼前的第五金衛。

“邊關告急,四方援軍十萬火急電,前行之路深受洪會與古家阻截,且這還隻是明麵上的,暗地裡還有許多勢力在暗中阻攔援軍!”

第五金衛滿臉是血,此時卻凝重陰沉的厲害。

局勢已經如此緊迫。

鎮疆城都險些失守。

可各方援軍,卻被阻截的遲遲未到,這真的是要人命了!

“洪會……古家……”

陳東眉頭緊皺,沉聲道:“既然這兩家勢力都已經在明麵上了,那戰前霍主宰一定是有情報知曉的,就冇有提前做出一點乾預?”

天下落注。

勝利天平倒向域外百族。

大家都已經上了這盤棋局,暗流洶湧,不可避免。

誰都想贏,誰也都想在戰後分一口蛋糕。

誰也都想出力,那些落注域外的勢力,必然會阻截援軍。

他們已經上了船,如果僅僅是提供物資供應的話,還遠遠不夠,也冇哪家勢力敢這麼去賭,一旦最終域內贏了,那可就是對他們秋後算賬了。

但,洪會和古家是浮在明麵上的。

是人人皆知的,在動手,在阻截援軍!

如此明目張膽,以鎮疆城的情報機構,不,甚至任何一個勢力的情報機構,都能夠提前知曉。

偏偏,霍震霄居然冇管!

如果戰前能對洪會和古家下手,這可是不可多得的殺雞儆猴的機會!

雖然無法徹底杜絕押注域外百族的那些勢力動手,但起碼能夠讓他們在動手的時候,更加收斂。

冇有對洪會和古家下手,甚至連丁點乾預都冇有。

等同於直接向那些勢力釋放了一個信號,哪怕動手也冇事!

這簡直是助長各方勢力們的囂張氣焰。

更遑論是這場天下大戰,更遑論參戰的還是天下第一戰神!

這簡直不合常理!

第五金衛麵色沉重,同樣露出不解:“是一開始情報就知道這兩家動手了,但……霍主宰卻出人預料的直接冇有理會,大戰爆發後,我們也被這戰場壓力壓得無心再去理會。”

“自己給自己挖個坑?”

陳東滿臉的不可思議。

下意識地眺望向遠處屍山上的霍震霄。

師兄……到底咋想的?

深吸了口氣,陳東收回目光,盯著麵前的第五金衛:“以現在城內的情況,還能支撐多久?”

“能打的都已經打光了,大家都是在拿命互填,如果不再出現其他變數的話……”

第五金衛猶豫了一下,抬眼看了看昏暗的天空:“或許……能夠撐到天亮!”

變數?

陳東心中無奈。

真正的精銳即將開拔到此,這就是整場戰局最大的變數!

不過現在的局麵也已經無解。

甚至已經無法去拔除洪會和古家,徹底陷在這裡。

隻能祈求各方援軍能儘快披荊斬棘,抵達戰場。

除了死撐……彆無他法!

許是看出了陳東的擔憂,第五金衛沉聲道:“龍頭無需擔憂,咱們這些金衛會帶著兄弟們撐到死。”

陳東挑了挑眉,微微一笑。

喊殺聲,慘叫聲,嘶吼聲……

充斥在這片天地中。

經曆了最初的炮火連天後,能打的全都已經打光了,最後拚的就隻有人命了。

這一戰,比之陳東以往經曆的任何一戰,都更加慘烈。

雙方化身絞肉機,互相絞殺著對方的人命。

甚至長時間的鏖戰,讓人都已經對這喊殺聲和慘叫聲,有些麻木。

目之所及之處。

是一道道浴血的身影,一張張猙獰扭曲的麵龐。

或許前一秒還在嘶吼著衝鋒,後一秒就已經開腸破肚,人頭飛起。

城頭上,大雪龍騎軍們和夷族聯軍相互交融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廝殺,彷彿都成了每個大雪龍騎軍和夷族戎伍的執念。

“希望能撐住吧。”

陳東輕聲呢喃,像是祈禱。

他看了一眼天穹上,依舊盤空而坐的空空大師。

空空大師盤空而坐,宣泄著佛光籠罩鎮疆城。

卻彷彿入定一般,與下方的慘烈戰場身處兩個世界,格格不入。

他到底在防備什麼?

陳東很好奇,卻又強壓下了這股好奇。

如果空空大師不需要做這一手防備的話,而是直接進入戰場,以他的實力,對鎮疆城而言,無疑是又一根定海神針。

偏偏,他卻“置身事外”。

不過空空大師既然這樣選擇,那一定是發現了什麼!

佛性暴漲到了都凝聚出了功德袈裟的層次,六識感官也一定遠遠超過了所謂的天罰之下的存在,能夠感知到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簡直再正常不過。

僅僅看了一眼,陳東就收回目光。

隻是麵龐上的凝重更加濃鬱了。

“如果百族聯軍的精銳,還有空空大師防備的存在,一起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