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小說 >  晚時初夏 >   第7章 生病

-

一大早許煥初就從床上爬起來,看著窗外未升起的太陽,一下就讓他想到了那個小村子。

不知道隔壁那位有冇有起來,他換了一身白襯衣,對著鏡子勾唇一笑,就出門了。

手剛碰到門,門就開了。陳晚澤圍著浴巾,身上冒著熱氣,一看就是剛洗完澡:“先進來。”

“哦!好!”

屋裡的佈置還是和上次一樣,冇有太大的差彆,隻有……

“陳晚澤,上次那幅畫呢?”他指著一個空畫架,問。

陳晚澤腳步一頓,微微側頭對他說道:“那畫弄臟了,就丟了。”他的畫從冇丟過,隻是被他收起來了而已。

“啊!”許煥初雙眉擰在一起:“那幅畫我很喜歡的!你說還要送給我……”

看著楚楚可憐的許煥初,陳晚澤有些為難,偏偏他長得清秀,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心疼。

“我,我再給你畫一張吧。”

……

步入正題,還要練習呢。

唱歌的過程非常艱難,許煥初跑調的精神可嘉,把這麼簡單的歌唱成這樣,應該也冇誰了。

“陳晚澤,你說我是不是不適合唱歌啊,要不我去台上畫一幅畫?”虧他能說的出口。

陳晚澤走到他麵前,關掉歌詞:“表都填了,想反悔?堅持不下去就回家好好練,明天我要出門,不要偷懶。”

好好練就好好練,但……他是不是看不起自己了,一天過去,像是毫無收穫一樣。

今天冇有星星,灰色的烏雲緊湊,黑色的街道上,隻有幾個路燈若隱若現。

“喂?外婆,怎麼打電話過來了?”回去不久,外婆就給他打了個電話,應該是沈叔幫忙打的,外婆不會用手機。

“花花,最近過得還好嗎?天變冷了,多穿點衣服,彆搞得生病了。”電話那邊還時不時傳來咳嗽聲,蒼老的聲音還是像平時那般慈祥。

“可好了!學校還交了很多朋友!不過,阿姐上的是哪所大學啊,下次我去找她,她現在可忙了呢!”

“啊?好像是a大吧,你阿姐是這麼說的。”

“外婆,現在很晚了,您還冇睡嗎?”

“哈哈哈,現在就睡的,晚上可彆踢被子啊。”

許煥初哭笑不得,踢被子已經是小時候了,現在他已經不踢被子了。

第二天陳晚澤果然不在家,許煥初想起陳晚澤說的話,回到屋內,開始自己練習。

自己練的肯定冇有彆人教得好,到傍晚,終於練的不跑調了,再加上聲音的緣故,應該是可以上的了檯麵的。

夜已經深了,風聲呼呼作響,樹枝打在一起啪啪的聲音一直到早上才停下。

“阿嚏!”許煥初剛起來就是一下,這聲噴嚏把人都打的暈乎了。他好像生病了。

不巧的是,今天要去學校,典禮安排在中午,他隻有一個上午的時間,當然,一個上午並不能痊癒。

學校附近,有個小診所,許煥初從小就怕打針,看到針基本就要嚇哭的那種。

“醫生姐姐,輕點打……”許煥初伸出手臂,求饒到。

“小弟弟,彆怕,一下就好了。”

在許煥初掙紮了不下十次後,最終針還是打了下去,疼痛感在手臂上蔓延開,眼淚在眼睛裡打轉。打針的女醫生有些不忍心,將一顆糖塞到他口袋裡。

“誒?這不是初初嘛!”李吉雲在校門口看見他,一把摟住他的脖子:“怎麼變小公主了?”

何利還是不留情麵的錘了李吉雲的腦袋一下:“狗嘴吐不出象牙!”

李吉雲被惹毛:“你吐的出!誒?陳晚澤怎麼冇跟你一起來?難道跟女朋友約會起晚了?”

“你說什麼?”許煥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昨天他出去是去約會的?看著也不像啊……

“咳咳!”一著急,就咳了出來,何利拍了拍他的背:“先走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