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陸,你在這裡乾嘛”

“小臭蛋,我在看風景”

“***,看你*風景”

“***啊,臭阿大”

這位被陸風稱為阿大的少年真名叫薛進燕。他皮膚黝黑,身體經常生病。

“阿陸,不要理這個傻蛋”淩雲走過來說。

“要是這樣的美好能持續很久就好了。”陸風心裡暗暗想到。

放學了。

(接下來水字數了)

“放鬆一下,回看一下火影吧”

(看火影中)

“手臂斷掉的話

就用腳踢死他

腳斷掉的話

就用牙咬死他

脖子被折斷的話

就用眼盯死他

眼都冇有了的話

就詛咒死他

就算會被大卸八塊

我也要把佐助從大蛇丸

那裡奪回來”鳴人說道。

“以前的他總是破綻百出,但他依靠自己的力量,成為火影。你要瞭解不是現在的鳴人,而是成長中的鳴人。”

“九點了”陸風說道,他望向天空發現月亮感覺更紅了。隱隱約約出現了寫輪眼的樣子。

三天後。

“今天終於到來了。”

陸風一進到學校,來到教室,看了看錶,8點59,“係統幾點開始”

“9點”

陸風盯著秒針,40秒,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到了。

同學的腦中獲得了一些關於這場戰役的資訊,而老師卻一動不動。

“老師就像被時間暫停了一樣”陸風說道。

“冇錯,他被時停了,到10點,他們就會消失。”

“以後永遠見不到了嗎?”

“結束就好了”

“陸風你的腦中有關於自己的能力和技能什麼的嗎”徐沐問道。

“恩”

“這不是火影的那些嗎”

“誰知道呢”

“九點到了”

隻聽見有人說了句“あなたは敵ですが、いいですよ”(雖然你是敵人,但也不錯呦)

“那我也潛來一句,7番目に驚いてドアが開き、死のドアが開いて、夜カイ”

隔壁班突然“藝術就是八嘎四大”

“膨的一生,全班炸冇了好多人”

“啊啊啊啊,手滑炸死好多人”

陸風從窗戶越過,來到六班那邊,發現是淩雲。

“阿大還活著嗎”陸風

“好像冇了”淩雲

“*nm的,你真殺人了,而且我冇死”薛進燕

“跟你們解釋一下,以後還會有更多的死亡”陸風對兩人說道,隨後大叫一聲“徐沐”

徐沐開門走出,“乾嘛”

“你們三個跟我來一趟”

“啊?不要,還要去上課呢”

“上課?你們班都隻剩你們兩個了,上你六舅啊”

“先來講一下你們的能力吧”

“我是迪達拉傳承”淩雲回答

“我是自來也傳承”徐沐答道。

“我是丁次傳承”薛進燕說道。

“接下來是我,我是冇有傳承”陸風說道。

“冇有!?”

突然四人背後傳來一陣笑聲

“你也想起舞嗎”

“難道是那個宇智波斑傳承的那個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