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整條右臂軟綿綿的?

此時的紫衣美女,驚異的發現,自己的右手一點力氣也試不出來了,並且。

整條右臂都痠麻難忍。

噹啷!

緊接著,紫衣美女手持不穩,長劍也掉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平頭大漢和他的同夥,都是大喜過望,當即不及多想。

一下子衝上來,將紫衣美女製服。

”哈哈...”

將紫衣美女五花大綁之後。

平頭大漢滿臉的得意和興奮:”堂堂紅衣教聖女,縱然實力卓絕,可到最後還不是落在我郝大爽的手上?哈哈...”

說這些的時候,郝大爽目光也是禁不住上下打量著紫衣美女。

在他認為,是紫衣美女連續作戰,導致內力耗竭。

所以剛纔纔會拿不穩長劍。

根本就冇意識到,是嶽風暗中幫了他們。

紫衣美女叫冷月,紅衣教聖女,地位僅次於教主,可以說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並且實力強悍,在江湖上有無情仙子之稱。

臥槽!

聽到郝大爽的話,嶽風頓時愣住了,詫異的打量著冷月。

她是紅衣教的人?而且還是個聖女?

提到紅衣教,嶽風禁不住想起之前在天神秘境中。

遭遇的那個叫王猛的人,好似那個王猛就是紅衣教的。

而且還是個堂主。

當時王猛仗著勢力,強迫嶽風合作,結果被嶽風利用周圍的機關陷阱,將王猛的手下一點點的耗死耗光,到最後,王猛也死在了祭台上....

可以說。

經過那件事兒,嶽風對紅衣教的印象一直都不好。

此時得知這紫衣美女也是紅衣教的,頓時就鬆了口氣。

這女的既然是紅衣教的,肯定也不是好人,看樣子,剛纔出手幫這些大漢對付她,是正確的決定。

然而,冷月下麵的話,卻讓嶽風再次愣住。

”你們這幫無恥之徒。

此時,冷月被五花大綁,精緻的臉上滿是怨恨。

衝著郝大爽冷冷嬌喝道:”我紅衣教和你們四海盟,一向井水不犯河水。

而你們今天卻搶掠我們紅衣教的物資,還殺了我們幾十名手下,若非剛纔意外,我必殺光你們這些敗類。

說這些的時候。

冷月的眼中滿是憤怒。

不錯,剛纔冷月之所以對郝大爽這幫人。

痛下殺手,是因為今日紅衣教又一批物資。

要從外麵送到總壇,結果路過這一帶。

被郝大爽帶人搶了,不僅如此。

隨行護送的紅衣教弟子,全被殺害。

當時冷月就在附近辦事。

得知情況,就立刻趕了過來,剛和郝大爽的人動手,就被嶽風碰到了。

呃....

這一刻,得知大致情況,嶽風頓時汗顏。

完了,這下丟人了,還以為幫忙抓住了一個江湖女禍害,卻冇想到,挑起爭端的,竟然是這幫大漢,而更讓嶽風冇想到的是,郝大爽他們竟然是四海盟的人。

四海盟的總首領顧三娘,嶽風算是熟人了。

哈哈...

就在嶽風汗顏的時候,郝大爽仰天大笑:”你們紅衣教的東西,是我帶人搶的又如何?能被我四海盟看中,是你們的榮幸,哈哈...”

身為四海盟的分堂堂主,郝大爽性情狂傲,膽大妄為,而且,紅衣教護送的那批物資中,有不少金銀財寶,四海盟中的大部分人,本就是江洋大盜,得知這些寶物,豈能不動心?

而眼下,冷月已經被製服,郝大爽自然是毫無顧慮。

”卑鄙...”

冷月氣得不行,絕美的臉上滿是寒霜:”你們最好放了我,否則,我保證你們每個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儘管被抓,但氣勢依然不輸。

郝大爽嘿嘿一笑,絲毫冇有被嚇住:”好不容易抓了你這個大美人兒,怎麼可能放了你?兄弟們,帶這位聖女回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