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美小說 >  嶽風柳萱 >   第六百章 慚愧

-

第六百章慚愧

“報!”

就在這時,一個太監快步走進來,跪在地上恭敬道:“陛下,西蒼大陸使者,已經在殿外恭候多時,是否宣他進殿。”

女皇點點頭道:“宣他進來吧。”

話音落下,還在議論的文武大臣,頓時都閉上了嘴,同時目光都朝著殿門口投去。

隻見殿外,一個太監帶著一箇中年男子,緩步走了進來。

男子三十歲左右,一身月白長袍,很有氣質,帥氣不凡。他叫吳庸,是西蒼皇帝派來的使者。

冇錯,西蒼大陸,確實想要侵占南雲大陸。

隻是,西蒼大陸對南雲大陸瞭解很少。

所以,西蒼皇帝就讓吳庸,來探查一下南雲大陸的實力。

同時,西倉皇更交代吳庸,來了南雲皇宮之後,見了女皇,和文武大臣,一定要好好他們一個下馬威。

嘶!

進入大殿的一瞬間,吳庸猛吸一口涼氣!這南雲大陸,實力也太強了吧?這文武百官,個個都是高手啊!

心想著,吳庸就對女皇抱了抱拳:“西蒼使者吳庸,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萬歲。”

當然,隻是抱拳,根本冇下跪的意思。

此時的吳庸想好了,就算南雲大陸整體實力強悍,自己也不能給西倉皇丟臉啊。

“嘩!”

見吳庸如此無禮,竟然不對女皇下跪,在場的文武百官,都是氣憤不已。

這西蒼使者,太狂傲了吧?!

見到女皇陛下不跪,分明是不把南雲大陸放在眼裡。

這時,禁衛統領袁飛走了出來,冷冷看著吳庸:“見我們女皇陛下,為了不跪?你們西蒼大陸,就這麼冇有規矩嗎?”

“嗡!”

說這些的時候,一股極強的氣息,從袁飛身上爆發出來,目光更是緊緊將吳庸鎖定。

一時間,整個大殿氣氛壓抑,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來。

“呼...”

感受到袁飛身上的強悍氣息,吳庸表情變幻,隨即微微一笑:“這位將軍,此言差矣。我是我們西蒼皇陛下,欽點的使者,代表著西蒼大陸,來友好訪問南雲大陸。可不是女皇陛下的臣民,我為何下跪?”

說著,吳庸看了看女皇,笑著繼續道:“我想,女皇陛下寬厚仁慈,也是可以理解的。”

說這些的時候,吳庸臉色鎮定,心裡卻有些緊張。

說真的,這南雲大陸的整體實力,真是太強了。

尤其是眼前這些文武大臣,身上爆發出來的強大壓迫力,幾乎令人窒息。

但自己代表著西蒼大陸,絕對不能慫啊。

“你...”

聽到這番話,袁飛一臉驚怒,卻又無法反駁。

隨即,袁飛心念一轉,看著吳庸輕笑道:“吳使者還真是能言善辯啊,那我問你,你在西蒼大陸是臣子,見了西蒼皇帝,肯定要跪吧?我們女皇,和西蒼皇帝同等身份,你為何不跪?”

話音落下,周圍其他人紛紛點頭應和。

“是啊,跪,跪!”

“西蒼大陸的使者,真是一點教養都冇有。”

這時,長青公主也是滿臉的不悅,忍不住嘀咕道:“這個西蒼使者,太可惡了,見了母皇,竟然跪都不跪。”

聽到這話,嶽風暗暗好笑,目光也看著吳庸,心裡暗暗琢磨。

這個吳庸,的確無禮。

但話說回來,一個使者能麵對這樣的處境,還能麵不改色,這個吳庸,也算是個人才了。

文武百官,你一句,我一句的質問傳來,吳庸絲毫不慌,岔開了話題,衝著女皇笑道:“女皇陛下,我們西蒼皇帝,特意讓我帶來的禮物。來獻給女皇陛下。”

說著,吳庸從身上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

唰!

霎時間,大殿之內頓時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看著他手裡的盒子。

“嗯?”這時,女皇終於開口了,臉上冇有絲毫波動,淡淡道:“什麼禮物啊。”

吳庸微微一笑,打開了盒子。從裡麵拿出一樣東西來。

嘩!

霎時間,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見吳庸手中拿著一塊圓潤的玉石,這塊玉石,一看就是極品成色。恐怕有錢也買不到這種貨色!

“這...這是極品美玉啊!”

朝堂上,也不知道誰說了一聲,頓時,其他人也都來了興趣。

傳聞,西蒼大陸盛產美玉。但是吳庸手裡的這塊玉,潔白無瑕,真乃時間極品!

“好玉啊!若是能將這塊玉,穿上一個繩子,掛在脖子上,那可太美了!”

“是啊,女皇陛下的容顏,本就傾國傾城,若是將這塊美玉,當成吊墜,那簡直是美玉配美人啊!”

聽見文武百官的話,女皇淺淺一笑。雖然她貴為九五至尊,但是哪個女人不愛美呢?聽見文武百官的誇讚,女皇也是有些歡喜。

“女皇陛下!”

就在這時,吳庸一臉微笑,向前走了幾步,舉著手裡的美玉開口道:“這塊美玉,名字叫‘九曲玄玉’。是我們西蒼大陸,人人都想得到的寶貝!三年前,我們西蒼大陸四分五裂,各方勢力互相征討,都以搶到這塊玉為榮,不過到最後,我西蒼皇陛下統一之後,這塊九曲玄玉,就到了我們陛下手上!”

聽到這話,整個大殿一片寂靜,眾人都聽的一臉認真。

這時,吳庸笑了笑,繼續道:“這塊美玉,之所以叫九曲玄玉,是因為這塊玉上麵,有一個小孔。這個小孔,有九曲十八彎。想要把這塊美玉,掛在脖子上,就必須用繩子,穿過美玉。但是這塊美玉的孔道,有九曲十八彎,繩子根本穿不過去。所以至今,還冇有一個人,能將這塊美玉,掛在脖子上。”

話音落下,吳庸拿著玉,在文武百官麵前展示。

就看到,這塊美玉之內,果然打了一個孔。而這個孔,不是直的,而是在裡麵轉了足足十八道彎。

吳庸笑了一聲,衝著女皇道:“女皇陛下,剛來大殿之前,我想用紅繩,穿過九曲玄玉,好讓女皇陛下能立刻佩戴身上。隻可惜,繩子太軟了,根本無法穿過孔道。我天生愚鈍,想不出用何辦法,能將紅繩傳過去。”

話音落下,吳庸從身上拿出了一根紅繩出來,說道:“我天生愚鈍,找不到穿繩子的辦法,但是我聽說,南雲大陸地大物博,人才濟濟,在場的文武百官,個個頭腦聰明。我想,你們肯定有辦法,將繩子穿過去吧。”

這次吳庸代表西蒼大陸來訪,西蒼皇交給他一個任務,就是探查南雲大陸的實力。

但是來到皇宮,吳庸看見南雲大陸的文武百官,實力都這麼強,心中便知曉,如果用武力征服南雲大陸,幾乎是不可能。但這一趟也不能白來啊,必須讓南雲大陸的文武百官出一下醜,自己回去後,纔好向西蒼皇帝交差。

嘩!

這一瞬間,周圍的文武百官,頓時爆發熱議出來。

“這一個小小的孔,打了十八道彎,繩子怎麼能穿得過去?”

“是啊,根本不可能啊!”

與此同時,嶽風也是暗暗皺眉,目光看著九曲玄玉和紅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用一條紅繩,從美玉中彎彎繞繞的小孔穿過去,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啊。

不說普通人,就死修煉者也的小心翼翼,不能動用內力,因為這九曲玄玉很脆弱,稍有不慎,就會碎裂。

這西蒼大陸的使者,分明是給南雲大陸的文武百官出難題,讓他們出醜呢。

“我來試試!”

就在這時,袁飛當先一步走出來,一臉的自信:“用繩子穿過去還不簡單?”

吳庸微微一笑,將九曲玄玉和紅繩遞了過去。

袁飛一把接過之後,開始認真的穿了起來。

一開始,袁飛想使用內力,因為有內力的控製之下,將繩子穿過九曲玄玉很輕鬆。

但很快,袁飛就發現,這九曲玄玉雖然是世間罕有的奇物,卻十分脆弱。袁飛不敢冒險,隻好放棄使用內力。

結果,幾分鐘過去了,袁飛滿頭大汗,一點進展都冇有。

那小孔彎彎曲曲的,根本就穿不過去。

看到這一幕,吳庸臉上的笑意漸濃。

哈哈...

這九曲玄玉,當初落入西蒼皇帝手中的時候,下麵的人,試了無數次,都冇有成功。

就算你們南雲大陸,一個個實力強悍,還不是一樣束手無策?

“如何啊,袁愛卿?”這時,坐在那裡的女皇,輕輕開口詢問。

此時女皇也看出來了,吳庸獻上這個九曲玄玉,是想讓自己的滿朝文武出醜呢。

不過,袁飛是最器重的大臣,實力強,才華出眾,他肯定有辦法。

“這...”

袁飛臉色漲紅,說不出的尷尬個慚愧,衝著女皇道:“陛下,臣..臣冇成功呢,臣再試試..”

說這些的時候,袁飛一腦門的細汗。

又過了一會兒,袁飛始終冇成功,隻好一臉不甘心的退了下去。

隨即,其他幾個大臣,也上來試了試,結果都冇成功。

一時間,整個大殿的氣氛,有些微妙和壓抑起來。

滿朝文武百官,此時麵對一塊小小的九曲玄玉,都是愁眉苦臉,完全冇了朝中大臣的樣子,一個個都是急得不行。

女皇也是秀眉緊鎖,環視了一圈,紅唇輕啟:“怎麼?冇人能想到辦法嗎?”

堂堂南雲大陸,人才濟濟,此時竟然被一塊玉給難住了。

這件事兒,若是傳到其他大陸,南雲皇室的顏麵,將蕩然無存。

靜!

大殿之內,一片寂靜,袁飛和周圍的大臣,都是低著頭,滿臉慚愧。-